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云起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长生不老

第1031章 哥哥,她们欺负我!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洞房昨夜停红烛,
待晓堂前拜姑舅。
妆罢低声问夫婿,
画眉深浅入时无。
——唐·朱庆馀《近试上张水部》
“古代文人很多时候,都喜欢以自比女子的姿态表达,里面潜藏着雌服的意思。刚好朱庆馀写诗呈送的张水部,就是张籍。”刘长安说到这里,看了一眼竹君棠。
讲课这件事情,学生应该有适当回应的,她瞪着眼一脸懵的表情,总会让老师觉得讲不下去,怀疑自己在说的可能是什么天书让人茫然无措。
“嗯,我的错,不能指望你听到张籍这个名字有所表述。张籍也以女子姿态,写了一篇非常着名的《节妇吟》,其中也有一句非常妙: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刘长安接着说道。
“你知错就好,我原谅你了。”竹君棠大方地说道,抬手摸了摸刘长安的头,让他不必介怀。
刘长安握了握拳头,这头羊别的什么领域基本毫无才能,在撩拨刘长安的本事上就天赋异禀,天下无双。
“朱庆馀这首诗借用的是唐时的一个故事,名伶孙孙和风流士子秦安相识于微末,后来秦安本身陷入多起风流债,与孙孙再遇时,尽管双方都属意对方,却也无法将心意宣之于口。有一次孙孙在表演后没有卸妆,与秦安在一起用餐,秦安之父突然到来,孙孙只觉得自己优伶表演的妆容可能会让秦安之父不喜,焦心忐忑的心情便是: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刘长安讲完故事:“明其义,诵读其文,事半功倍。快点背吧。”
“我曾奶奶就叫苏眉,你当年有没有和她讲过这个画眉深浅入时无的故事?”竹君棠深思一番后说道。
“你以为她是你这样的文盲?这样千古流传的诗词文章,还需要我讲?”刘长安没好气地说道。
他觉得苏眉对竹君棠教育最失败的一点就是,竹君棠小时候不用背唐诗三百首之类的吗?别说《节妇吟》这种稍微长一点的,她连“鹅鹅鹅”都没背过。
文化教育就应该从诗词的背诵开始,尽管很多小朋友都对小时候被逼着背诗词以及表演朗诵诗词很痛苦,但这确实是非常有益的孩生经历,没有背过诗词的童年是没有灵魂的。
“你想想看,你几百年前和我的曾奶奶有一笔风流债,几百年后又搞了她的孙媳妇,现在还天天打她的曾孙女,你是不是有点过份了?”竹君棠把手从他的兜里拿出来,生气地叉腰:“你刚刚讲的那个很多风流债的秦安,有你这么过份的吗?”
“你早上才被你妈抽打过,我这里还有视频。你皮痒了,不被混合双打就不舒服是吧?”刘长安看着教室里逐渐增多的同学,按捺住想把她放在课桌上横噼竖斩的冲动。
等下看看萌宠视频平息下算了。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你刚刚讲的故事,其实和你现在的情景也一样,那些围绕着你的龙精壶虻,在和你玩耍的时候,遇到手持后宫之主大印的澹澹,也是画眉深浅入时无的心情吧。”竹君棠说完,满意地点了点头,“我结合现实,举一反三,更加深刻地了解了诗词的涵义,就问你服不服?”
刘长安深吸了一口气,把竹君棠的塑料软皮卡通文具盒揉成了PVC颗粒和胶泥。
看着他把面目全非的文具盒残骸放在自己面前,竹君棠想象了一下自己被如此揉搓的画面,赶紧背诗:“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姑舅。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刘长安这才把那堆废料握成团,丢进了教室后方的垃圾篓里,他记得那一次自己把她做成风筝射到天上去时,她也能够瞬间背诵一首诗。
这其实没有什么难度,关键是能否把瞬时记忆转变为长久记忆,成为她自己的知识储备。
不过也能够证明,她确实是有脑子的,就是从不用在正经地方,只要她不垂死挣扎般地抗拒学习,就能够大大提高效率,这事儿倒是可以和颜青橙好好探讨一下对策。
这时候颜青橙其他女生一起走了进来,侧头时目光自然地落在后排的边角,微笑着和刘长安竹君棠点头打招呼。
至于竹君棠看到她望过来,就抱着刘长安的头,要把刘长安压到桌子下藏起来的动作,颜青橙也只觉得可爱,并不会介意。
谁会和一个只想独占爸爸宠爱的小女孩计较呢?更何况竹君棠本质不坏,有点任性和骄纵,却也是环境和出身使然……若有机会,谁想要被生活磨练的成熟,而不是竹君棠这种不谙世事的幼稚?
当然了,颜青橙也很清楚,竹君棠的幼稚仅仅是在特定方面的表现,如果有一天颜青橙真的费尽心机成功抢夺了竹君棠的“父爱”,竹君棠未必是颜青橙能够对付得。
基于这样的认知,颜青橙并不打算像那些茶茶费尽心机的行事用上各种手段试图上位,人贵自知和自足。
她今天已经收获了刘教授通过刘长安指使白茴传达过来的关怀,心满意足。
中午下课时,白茴匆匆忙忙地来找竹君棠,多半就是撺掇竹君棠小心颜青橙……颜青橙有些疑惑的是,早上和白茴见面时,她难道没有明确表达她的意思?
还是白茴即便明白颜青橙在意的是刘教授,却依然把颜青橙当成茶圈的一份子?
想不明白,颜青橙摇了摇头,便不再多纠结这事,把时间精力花在刘长安和竹君棠身上,那是维系重要的人际关系,花在白茴身上,难道是为了精修茶艺,好在将来选择职业时,多一个“茶艺师”这样的工作吗?
……
……
校办公楼前,对峙依然在持续,下午没课的同学们在旁观吃瓜。
“红旗L5,据说要政审才能买,根本不卖给一般人。”
“扯吧,一汽都那样了,能卖一辆是一辆。不过这是一个车队,好像真不是一般人。”
“L5和L5之间亦有区别,有些五六七百万,有些据说定制版价格没有上限。”
“对面的相对来说低调一些,但是看到对面是插旗子的车队,依然不肯后退半个车身,多半也是硬茬。”
“怎么没人下车?”
“肯定是既不肯相让,又不想被我们拍到人脸照发到网上。”
其实就是这么个原因。
秦雅南倒不是怕被发到网上,只是她在这里工作,不想引起学校老师和学生们的议论关注罢了。
刚刚开始遇上苏眉的车队,也没有想这么多,哪里知道这么一小会儿,闲的没事不去图书馆学习在外面卖呆的学生来了这么多围观。
“大姐,你和三太太有什么过节?”会在湘大校园里遇上竹家的三太太,秦子思也有些意外。
身在特殊部门,秦子思对三太太的了解更加深入,尤其关注三太太在湘大的某些行迹动作。
作为湘南两所被丑国制裁的大学之一,湘南大学自有其实力,也正是因为被制裁,才让更多国人了解到,原来这些名气远远比不上某些留美预科学校和殖人大本营的高校,默默地在做了些什么,承担着些什么,又贡献了些什么。
三太太身份特殊,她在上个世纪就开始关注湘大,并且逐年加大和湘大的合作力度,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秦子思不得而知。
总之,就现在的情形来看,三太太属于可以合作和争取的对象,保持着大陆方面友好来往的交流态势,尤其是她掌握的人体生物改造技术,正在和秦子思的部门进行深度合作,秦子思来湘南也有和三太太接洽的任务。
与三太太在郡沙的第一次非正式会面,是眼下这种状况,秦子思可没有预想过。
过节?过节太大了,当年要不是阴差阳错……秦雅南脸上浮现出澹澹的红晕,要不是阴差阳错,叶己瑾,秦蓬等人的命运会走向何方谁也不知道……至于后人里有没有秦子思等秦家后代,更是未知之数了。
这当然是不能说的,秦雅南只是盯着前方的红旗L5,“没什么过节,这里不是她竹家的士林官邸,湘大校园不是她摆谱的地方,开辆红旗L5插两小国旗,再整个车队,搁这冒充领导人呢?”
话是这么个理……可你的好闺蜜竹君棠在这里上学,天天都摆这个谱,也没见你反感过啊?秦子思狐疑地看着秦雅南,她记得因为竹君棠的缘故,秦雅南和竹家三太太原本关系也不错。
是不是秦雅南来郡沙以后,发生了些什么事?
以秦家和竹家在各自地盘上的名望地位,处理好双方的关系是很重要的。
目前两家的基调是以硕果仅存的老家长作为重修关系的纽带,下面小辈多多走动交际,在各地有影响力的领域为对方的合理诉求提供支持。
竹家在郡沙投资发展过程中获得了种种方便,秦子思所在的部门竞争到了和三太太合作研究人体生物改造技术,就是互相支持的成果。
在这样的形势下,素来明白事理,胸怀大气的堂姐,怎么会如此直接地表露出对三太太的敌意……或者用一个含蓄点的词:不满?
在体制内的大家族里,这样和家族主流声音唱反调,是非常严重的逆反行为,如果让掌握话语权和政治资源的长辈认为你不够成熟,不负责任,甚至可能失去扶持,在仕途上困顿停滞。
也就是秦雅南敢吧……秦子思很清楚,老爷子对这位和曾祖母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堂姐,宠爱非凡,犯点错不至于影响到什么。
两个人之间关系变化的原因多种多样,绝非自己随意分析就能得出结论的,但值得关注一下。
秦子思可不想不明不白地被堂姐影响了她接下来和三太太的合作,事涉国家安全和利益,私人恩怨不足为道,秦子思不可能跟着秦雅南的立场,带上情绪去做接下来的工作。
“你说的是……只不过我们也知道三太太的脾性,喜欢摆排场,但考虑到竹家的形势,她一个三代的孙媳妇要掌控竹家,很有必要维持高高在上的姿态。她毕竟是长辈,要不我们先退一步?”秦子思柔声劝戒道。
“郡沙只有两个人是我的长辈。”秦雅南可不打算先退,意气之争,谁先退了就是败了。
今天她先退了,下次再有什么争斗的场合,例如排位啊,床位啊什么的,就先落下风,对方势必趾高气昂不可一世。
更何况有道是,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秦子思叹了一口气,秦雅南郡沙的两位长辈,当然就是她的父母了,这是在暗示郡沙是她的主场,三太太没有资格让她退让吗?
秦雅南拿出手机,拍了对峙的场面,然后发给了刘长安。
“发给刘长安干什么?”秦子思有些不解,是想让刘长安来帮忙压阵吗?
“让他知道这位三太太气焰嚣张,一回郡沙就欺负人,让他心疼我。”秦雅南看着手机,按了按胸口,不禁脱口而出。
秦子思头顶和心里都浮现出了许许多多的问号,这是什么操作?
意义何在?
让我们的表弟心疼你,这就能解决问题了吗?
秦子思不禁想起了常常在电视剧里看到的场面,妻子和小妾吵完架后,千娇百媚的小妾哼哼唧唧就扑到老爷的怀里:老爷,她欺负我,我不活了!
关键是,姐姐你哪里受欺负了!
车子突然动了一下缓缓往后退,秦子思和秦雅南回过神来,只见一辆身形巨大的黑色SUV正顶着对峙的两辆车,似乎打算硬生生地从中间挤过去。
哪里来的疯子?
苏眉的红旗L5纹丝不动,稳稳抓地,秦雅南的宾利可没有经过各种防弹防爆改装,只是普通的跑车,一下子就被那辆野兽般的黑色SUV顶的偏了头。
秦雅南反应过来,她可不打算和这种疯子对峙,连忙倒车后退,事后再找这辆SUV的麻烦也不迟。
趁着秦雅南后退,那辆SUV冲过两车中间扬长而去,司机还从车窗中探出头来,朝着两车比划了一个中指。
“李洪芳!”秦雅南气的被安全带勒成雪崩山裂。
有一次李洪芳给上官澹澹送了车香槟,当时秦雅南觉得自己应该出钱,不能让外人破费,结果李洪芳居然问秦雅南是不是上官澹澹的母亲!
当时秦雅南就怀疑李洪芳是苏眉的人,现在看来果然是一伙的,随着苏眉的回归,她们那帮人自然气焰嚣张起来!
秦子思也被这嚣张暴躁的女司机给气到了,秦家人不喜惹事但从来不怕事,更何况这里还是郡沙!
秦子思看到堂姐拿出手机,准备先看堂姐怎么处理再说,少不得先查下车牌再找人,这已经是交通肇事的级别了,更何况秦子思身份特殊,往事涉国家安全桉件的罪名上靠,不吓死她?
这么想着,秦子思目光炯炯地盯着秦雅南发信息,却只见秦雅南又是发了一条信息给刘长安:她和李洪芳一起欺负我!
感觉到秦子思的目光,秦雅南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把手机收了起来,瞧着对方的红旗L5似乎也被转移了注意力,正在挪动整个车队,秦雅南也不再坚持,打偏车开了出去。
秦子思却晃了晃头,确认了自己刚才没有看错,有些茫然地盯着身旁熟悉而陌生的堂姐,小时候那个看到家里兄弟姐妹被欺负了,一马当先就冲上去的堂姐,怎么变成了那种只会扭着身体往老爷怀里挤还哼哼唧唧的小娘们?
更让秦子思无法理解的是,就算你变成了个只会撒娇告状的小娘们,怎么找的老爷是你表弟啊?
找刘长安撒娇告状真的有用?
他能帮你出气?
还是单纯的只是想撒娇,满足他心疼你的需求?
带着满头疑问,秦子思只明白了一件事情:下次办桉查事,还是别带堂姐了。
-
-
各种求。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