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云起小说 -> 历史军事 -> 独逸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宗门大殿。
余闲将事情汇报完毕后,取出来一封书信。
“黄昕长老过去留下的东西,她说要是她回不来,就把东西交给你。”
掌门接过书信,破除禁制将其启封,从中取出薄薄一页纸。
纸上内容很少,一眼便可阅尽。
看罢,他神色未变,轻缓细致地将纸页叠好放回。
“你认为这上面写了什么?”
掌门看向余闲,问道。
余闲挑了下眉,道:“这我没法猜,您给个提示?”
掌门垂眼顿了一顿,复抬目看来,却是直接道出了答案:“她推荐镜映容为下一任言心轩主事人。”
余闲一愣。
掌门:“此事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
余闲反问,瞅了掌门两眼,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少焉后,她道:“黄长老的办事能力一向有目共睹,不然当初也不会被你派去言心轩这种新领域开荒,所以她的举荐当是可取。不过我觉得这事儿还是要看镜师妹自己的意愿。”
掌门视线落在不知名处,就此沉默不语。
察觉到气氛的异样,余闲问道:“怎么,哪儿有问题?”
对方目光一动,沉沉地落到她身上。
“镜映容……”
他低声呢喃着这个名字,眉心一点一点攒出深痕。
余闲似有所感,一线幽芒划过眼眸。
掌门闭了闭眼,似是下定了某种决心般,射向余闲的目光变得尤为锐利明亮。
“当年六位祖师的担忧,你觉得是否有道理?”
余闲迎着他的注视,先是微微一怔,接着却是笑了起来。
她笑着说道:“这个问题当初你告诉我道尊离宗缘由的时候就问过我,现在又问。”
掌门:“今时不同往日。”
余闲:“是,当初我还不认识她,想不到道尊真把那件事做成了,嘶——光看外表完全联想不到本体啊。”
掌门:“那么现在你的答案?”
余闲耸了耸肩,道:“和当初一样,‘有道理,且没必要’。”
掌门目中幽光闪动。
“既然是有道理,就表示她的确可能会对人族不利。”
余闲很干脆地点了头,“至少能够确定,道尊离世前没有给她留下‘不能损害人族利益’或者‘必须保护人族存续’之类的命令,估计是不想束缚她。”
说到这里,她停顿片刻,带着少许感慨再度开口:
“如今这世上再没有人能够对她造成约束。当初六位祖师拿道尊没辙,现在我们也拿她没辙,所以不管什么担忧,都是没有必要。”
掌门默然良久,问:“她对人族态度如何?”
余闲:“要我说的话,人族和妖族,在她眼里没什么区别。她的立场独立于人与妖之外,除了她交好和在意的个体,跟她没有交集的人,就算死光光,我看,她也不会有多大感触。”
掌门的指节一下一下地轻叩椅座扶手,“只凭自身好恶行事?”
“可以这么说,”余闲点了下头,“好在她不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喜欢搞事的性子,通常是人不犯她她不犯人,没见过她故意使坏。但是啊——”
“但是,龙象非恶,踱步而死蝼蚁;滔海无心,腾波而覆船舟。”
掌门缓缓言道,“过于强大的存在,即便是无意之举,也能左右天下局势。又何况,她不站在人族立场,就有可能会因一时兴起,而影响人族大局。”
这般说着,他双眼愈发幽深。
余闲却不似掌门那样气场低沉。她摸摸鼻子,没事人一样说道:“我本来还打算这次回来就告诉你她的身份,结果你早知道了。你跟她没怎么接触过吧?咋猜到的?我之前以为她是道尊的后人,还是后来看她有些表现实在不像个人才开始怀疑。”
掌门看了她一眼,抬手一挥,余闲身后顿时冒出无以计数的玉简。
这些玉简堆成小山,最上面的玉简几乎要触及大殿殿顶,可见其数量之巨。
密密麻麻的文字从玉简中流淌出来,形成高低错落层层叠叠的光幕。
余闲转身扫视光幕显示的文字信息,双眸不禁瞠大。
“她于世间第一次现身,是在丹华宗遗址山下的岭安村。”
掌门的话音淡淡响起。
“当是时,她向村民询问当地旧名南枫岭,欲往丹华宗而去。这丹华宗,便是道尊最初拜入的宗门。”
“同时期,邻近门派战王门有一弟子在丹华宗遗址丧命,同行弟子上报,凶手为一女子,法术离奇,去向不明。”
“其后,她至松澜城,又到柔云山,再去鹤连州。”
“鹤连州的秦家,现任家主秦心瑶,就是从那时逐渐崭露头角。偶有人得见她与一女子同出同入,其间跨度,有二十余年。”
“再往后,她在潇合郡与真武院之人相遇,应邀而来参加本门收徒大会。”
“她进入本门后的事情,想必你已经查过,更详细的,自己看罢。”
说罢,掌门不再言语。
余闲的视线仍停留在光幕上,快速又仔细地审阅着。
文字所包含的内容要比掌门所说的详细得多,不仅有具体的时间地点,就连提供消息的人的身份背景都查得一清二楚。
字字句句,方方面面,可谓是极尽周详,巨细无遗。
看完,余闲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别的不说,本门的情报司是真有两把刷子。”
掌门:“她从未特意掩藏过自身行迹,查到这些不算多难。”
余闲随手抽出一根玉简,那里面刻录的是在松澜城接待镜映容的那位斗狂宗太上长老的所述话语,还包括了当日其他在场人士的佐证。
她捏着玉简敲了敲手心,“这些东西都被你扣下来封了禁令吧?”
掌门意有所指地:“岂止是禁令。”
余闲听懂他的言外之意,道:“我说呢,她来本门后没少露馅儿,按理说早该引来一些老家伙刨根问底了,结果到现在也只是个别人对她起疑心。替她打掩护不容易啊,您老真是辛苦了。”
掌门:“比不得你费尽心思让她在逆涯宫和无锋剑派过明路辛苦。”
余闲干笑两声。
掌门又道:“我原只怀疑她另有来头,是因了太上生死书才确定她的身份。”
他当下把祖师祠堂中道尊灵位一事讲述,继而说道:
“本门镇派道器素来性傲,就算是道尊的血亲后代,也得不到它们真心维护。能让太上那样尽心听令的,放眼当世,就只有天下第一道器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