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云起小说 -> 历史军事 -> 燧灵记

第两千七百零八章 记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那不是南宫翎。
不,准确地说,那是南宫翎的元婴。
安馨快速向前推进记忆,果真发现南宫翎再度现身战场,手握一枚雪白的珠子,似有似无地看了眼她的方向,随即转头看向星舰方向,挑衅地高举手中的珠子。
雪白的光芒从珠子中漫射出来,辉光笼罩南宫翎,星空中出现似有似无的阵法虚影,南宫翎在阵法中倏然消失不见。
那个冰冷无情的声音,暴然愤怒下令道:“追!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必要将南宫翎碎尸万段!!!”
元婴女童的记忆随之一黑。
黑暗中,南宫翎的声音温润且清晰地响起:“千万记清楚了,别让她醒来失望。”
安馨没有失望。
她继续向前翻看元婴女童的记忆,一直翻看到南宫翎抱着她走进飞缘楼,她当即停住开始向后细看。
等她看见南宫翎突然一股脑服下八枚灵果,从飞缘楼一楼出发,艰难一步步向上攀登,每走一步,南宫翎的肉身神魂都在痛苦地颤抖。
安馨动容了。
至尊宝分明不怀好意,要让南宫翎吃苦头,南宫翎这个傻子还要顺着至尊宝心思去走,要让至尊宝找不到错处无法反悔。
换成是她,至尊宝绝不会胆敢这样欺负她。
缓步上了二楼,南宫翎一边艰难地挪步,一边对假装修炼,实则从他抱着她进入飞缘楼起,一直偷窥他的元婴女童温和叮嘱道:“跟着我上楼。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问,只管把看到的一切仔细记下来。”
“能做到吗?”
三寸元婴女童一声不吭,围着南宫翎飞快地转圈,忙不迭地点头算是答应了。
南宫翎咧嘴微笑,笑得比哭还难看。
他的眼珠子“啪”一声爆开,吓得元婴女童猛地退开,南宫翎赶紧安慰道:“退远点,退到楼梯口,偷偷瞧着就好。我不踏上楼梯离开,你别进来。”
“听懂了吗?”
元婴女童再次点头,听话地退到楼梯口。
南宫翎又多絮叨了几句:“不要怕,我的血肉毛发骨髓,全都腐朽都不要紧,只要我的神魂犹存,有朝一日就还能活回来。”
“飞缘楼结实得很,不论成败得失,你都是安全的。”
画面再度上下晃动,南宫翎转身前行,留下满是血迹的背影,滴落一路的血迹,一步一血印,缓步踏上三楼的楼梯。南宫翎没有企图掩盖身上的伤势,给元婴女童和她留下无坚不摧的形象,因为他根本做不到。
等南宫翎用露出白骨的肩膀,艰难趴伏在楼梯上,耸动着没有头皮的脑袋,拖着没有手脚,仅剩上半身一小半的身体,蠕动着进八楼的地面时,安馨的一颗心都揪了起来。
虽然知道南宫翎最后成功了,可过程实在是惨不忍睹。
若非元婴女童是个未开化的懵懂,没吃过苦头也没忍受过疼痛,又得了南宫翎事先的叮嘱和保证,否则哪里能够亦步亦趋,一直盯着南宫翎残破到极点的身体不放过?
安馨自诩换做是她,她不像南宫翎身受重伤,又是这方天地的主人,绝不会向南宫翎这般艰难,到了八楼还未能获得飞缘楼的认同。
她不明白南宫翎非要逞强跟她争?换他留在飞缘楼疗伤修行不好吗?
要等南宫翎肉身消散成一摊血水,神魂从血水中飘散出来,逐渐凝聚成虚淡的人影,跟南宫翎生前一模一样。
南宫翎对着元婴女童微微一笑,一刻不停走向通往九楼的楼梯,安馨方才有点明白,南宫翎为何不给她机会。
当画面中至尊宝浑身焦黑,抱着一团灰蒙蒙的雾气终于冲进九楼窗户,它对站在九楼正中间的南宫翎,急不可待地求救道:“快快快!接过去!!撑不住了!!!”
至尊宝猛地将手中灰蒙蒙的雾气推向南宫翎,雾气一边极速涨大,一边洞开南宫翎的腹部,南宫翎虚化的身体也随之极速膨大愈发虚化......
南宫翎自顾不暇间,对着至尊宝用力挥袖:“快走!”
焦黑的至尊宝轻飘飘被狂风刮起,在空中急速打转,团缩成一个椭圆圆球,从元婴女童身旁滴溜溜滚下八楼,没有了声响。
元婴女童的视线极速左右晃了晃,终究还是落在南宫翎瞬间充满九楼的身体,和最中央一团雪白的光芒上。
只一瞬间,南宫翎已经虚无缥缈到只剩下一抹难以辨别的残影。
元婴女童短暂惊叫一声:“啊!”
画面提升三寸,“咔嚓”声乍起,南宫翎闷哼道:“不要过来!”
下一刻,一颗雪白的珠子,穿透穿透楼顶天花板,击中南宫翎即将溃散的残影,残影顷刻间在凝实与溃散间变幻成千上万次......时间不停在流逝,南宫翎挣扎在凝实与溃散的画面,仿佛能周而复始到天荒地老一般。
安馨没有加速快进元婴的记忆,她耐心感受着南宫翎无边无际,无止无休的痛楚,等待着南宫翎能控制飞缘楼中所有阵法。
她已经明白南宫翎为何要跟她争。
不,不是南宫翎跟她争,是南宫翎笃定她过不了眼前这一关,她的魂力或许可以跟南宫翎相当,但她的阵法造诣到底不如他,她也没有那颗神奇的雪白珠子,南宫翎自然不肯把唯一的救人机会留给她。
至尊宝咬牙切齿的声音,虚弱且断续地传来:“你阵法......不是很强吗?”
“那颗珠子......坚持不了......多久。等珠子......耗尽,你......先说一声,我......把主人送出去,成全......你的......心愿。”
“先前你用......珠子制服我.,我们.....算是......扯平了。”
没有声音答复至尊宝。
安馨忽然不想再等了,她快速推进元婴女童的记忆,推进到八个时辰后,在飞缘楼突然大放光明时停住。南宫翎凝实的身影逐渐融入飞缘楼不见踪影,与此同时灰蒙蒙的雾气停止向外扩散,雾气中央那团光晕停止了晃动。
静止画面停止了一刻钟。
然后飞快地顺着楼梯掉头向下来到八楼,至尊宝悬浮在八楼半空中,有白色绷带样的阵法一圈圈缠向它,至尊宝有气无力地嘀咕道:“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催促主人修炼......救你。”
至尊宝转头看向元婴女童,勉强咧开嘴一笑,一连串叮嘱道:“记得提醒主人,我醒来......不,主人修成金仙前......绝不能冒险出去。”
“高天被我送回......问鼎门,主人……百十年内不能回去,只管等着......享用香火......”
至尊宝没把话说完,两眼一闭昏死过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