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云起小说 -> 历史军事 -> 燧灵记

第两千七百零九章 承诺(大结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安馨松了一口气。
昏迷过去的至尊宝比她用神识探查到的至尊宝气息更微弱,此刻至尊宝虽然还在危险中,但伤势却是在好转。换作是她来救治至尊宝,未必能比南宫翎做得更好。
安馨加速向后翻看她的元婴的记忆,发现她的元婴紧盯着至尊宝被包裹成‘蚕蛹’后,反复在八楼和九楼之间来回查看,不断地徘徊三天后,见九楼和八楼再没有其他动静,下到一楼看过她,见她也没有动静,再返回二楼开始修炼。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的元婴睁开眼睛,看见的便是在星空中对战的景象......没有星舰如何到达,野人海兽和灵禽灵兽从何而来,战端如何开启的影像,仿佛用影音石传送的影像被南宫翎故意截断,只让她看见他想让她看见的。
安馨缓缓睁开眼睛,开始仔细地扫视四周,南宫翎的乾坤袋在哪里?
她清楚的记得她的元婴偷窥南宫翎抱着她走进飞缘楼的时候,南宫翎的腰间悬挂着乾坤袋,等南宫翎一次性服下八枚灵果,从一楼楼梯走上二楼跟她的元婴说话的时候,南宫翎腰间的乾坤袋已然不见。
甚至那枚从飞缘楼顶楼天花板上,从天而降帮助南宫翎镇压折叠空间的珠子,也能佐证南宫翎留下了他的乾坤袋。
她十有八九打不开南宫翎的乾坤袋。
这是好事。
外力无法打开南宫翎的乾坤袋,至少能证明南宫翎的元婴还活着。
南宫翎一定会在他的乾坤袋旁边给她留信,她不信南宫翎会让她苏醒后一无所知,急切间做出错误的判断,将他苦心经营的局面毁于一旦。
安馨的目光落在距离楼梯最近的花架上,一个天青釉的梅瓶中斜插着一枝腊梅,散发着她最喜欢的腊梅花香,让她情不自禁地回想起当初,她不得不用腊梅花香掩盖血腥气味,杀兽杀人的青涩少女时代。
记号太明显了。
她的储物袋中,还珍藏有南宫翎给她炼制的腊梅花露。安馨轻易从梅瓶的清水中,捞出南宫翎的乾坤袋和一个信封,乾坤袋黑不溜秋不惧水浸,信封上却布有极其精妙的避水阵法。
南宫翎的乾坤袋果然打不开。
安馨反复翻看信封上避水阵法,一时间找不到拆解阵法的办法。她心中着急想要尽快拆信,提起还不甚稳定的灵力,依仗元婴境界用上了蛮力。
“刷”一声轻响,信封从她手中飞出,击向花架上的花瓶,安馨忙不迭隔空拧起花瓶,信封“啪”一声击中墙壁,从墙上落向花架。
安馨趋身向前伸手接住信封,再把花瓶放回花架上,她用力捏着手中的信封,盯着上面无法破解的阵法,气恼地开口放声大叫:“南宫翎!你出来!!”
没有声音答应她。
安馨风一般刮向楼梯,她承认阵法修为不如他,可他给她留信,作甚还要考校她的阵法修为,让她拆不开信封?
他该知道,她会有多担心他!
太欺负人了。
安馨转眼间飞上八楼,一眼看见包裹在阵法,跟‘蚕蛹’极为相似的至尊宝,她猛地改变方向,绕着‘蚕蛹’转圈。
飞快地转过十来圈后,安馨停住身形,收起南宫翎的乾坤袋,左手捏着信封,右手轻缓地贴近面前组成‘蚕蛹’的白色阵法。
凉爽的触感传来,她的手没有被攻击,也无法穿透阵法触及里面的至尊宝,安馨刚想多用点力,心中忽然涌现出一股亲近的感觉,至尊宝好似感受她来了,在‘蚕蛹’中微微动了动。
安馨的眼圈一下子红了,至尊宝跟她心神相通,连哼哼一声都做不到,却还想让她放心吗?
她如何能放心?!
安馨暗自在心中保证:‘你等我一下,我上楼去看一眼,打开这封该死的信,看南宫翎要跟我说什么,就去药田采药炼丹助你疗伤。’
至尊宝在里面又微微动了动。
安馨果断松手上楼,在楼梯转角安馨亲眼目睹九楼景象的那一刻,安馨涨红的眼睛湿润了。
神识所见的黑白影像到底不如亲眼目睹,灰白色的迷雾中层层叠叠的空间禁制,至尊宝到底折叠空间了多少回?
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压制封禁折叠空间?南宫翎还能保持神志清醒吗?留在那团雪白光晕中的人,还能活着吗?
安馨故作镇定地扬声开口:“南宫翎,出来说话!”
依然没有人应声,来自九楼上无形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安馨顶着压力上前两步,稳稳站在楼梯上,扬起右手轻缓地贴向与九楼地面齐平的灰白迷雾。她的手越是靠近越是感受到强烈的排斥,她越是用力反作用力越大。
安馨不甘心地收回手,凌空飞起绕道从八楼窗户飞出去,企图从九楼窗户进入九楼。她感受到更加强大的压力,连靠近九楼窗户三尺距离内都做不到。
一个时辰后,安馨放弃了。
她阵法不精实力太弱,她连九楼都进不去,根本无法探知南宫翎的神魂,和折叠空间内星球上的众人受了多少伤?
安馨转头飞向药田,她打不开信封,上不去飞缘楼九楼,她不能再耽搁给至尊宝采药炼丹。
她就不信了,她努力修炼提升修为,总有一天她能拆开信封上的阵法,救回至尊宝,轻松踏上九楼,再救回南宫翎。
不,她要等着把南宫翎救回来,当着他的面拆开他留下的信。如果那个引走敌人的南宫翎还活着,她要带着他一起去找回他。
安馨迎着风,让眼眶中的热泪在风中被吹干。
不能哭。
不能示弱。
更不能让情绪左右理智。
她不再是当年在清风居,半夜被噩梦惊醒,生怕被人猜疑来历,境界低微的先天下四境少女。她一步一个脚印修成了元婴修士,每一步的历练都是她担起世间唯一希望的底气。
有太多的事情等着她去做,迫在眉睫的至少有三样,一是稳定修为。二是救至尊宝。三是尽快让药田外的天地,能够容纳凡人生存。
早一日做到这三点,至尊宝能把人都搬到小世界中来,哪怕是拼着放弃整颗星球上的资源不要,她也要保住南宫翎的神魂,让南宫翎早日复生。
那是她欠他的。
她的元婴蹦跳着现出身形,三岁大小的女童欢天喜地,头也不回的冲向药田的禁制,听令去找外围九名修仙种子,查探高天交给他们的具体任务。
安馨的目光落在三岁女童的背影上,她没有对元婴女童隐瞒她的心思,依然毫不影响女童的无忧无虑。有她在前面顶着,天塌下来也轮不到她练气期修为的元婴去担忧。
曾经的她有师父和清风居护着,有门派罩着有南宫翎伴着,有高天鞍前马后保驾护航,天大的事情落在头上,她何尝不是跟她的元婴一般浑然不知害怕,只管兵来将挡见招拆招,无论多么艰难从来没有向今天这般,情绪失控到差点崩溃的地步。
以后没有高天帮她筹谋,没有南宫翎来救她为她断后,她就不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敌人庇护众人吗?
安馨紧握双拳仰天长啸,啸声响彻整个小世界……
从多年前那个半夜,她在师父床前被噩梦惊醒开始,她不就一直在逆天而上,跟挡在活命路上的敌人拼命,向死而生挣扎求活吗?
这一次跟以往也没什么不同。
不过是遭遇的敌人前所未有的强大,情势不明境况更糟助力更少,她需要护住的人更多,她需要蛰伏的时日更久,需要谋划得更多,计划得更周全......
仿佛在应和安馨斗志昂扬的长啸,飞缘楼出乎意料地发出低微的嗡鸣声:“嗡......”嗡鸣声艰难地在断断续续中,逐渐连成安馨最为熟悉曲调。
安馨忽然泪盈于睫。
是《无上妙音》。
是只有她和南宫翎知晓的《无上妙音》。
南宫翎用这种方式来应和她,单单是为了南宫翎她也必须从群狼环伺,从荆棘丛林中杀出一条血路,把他从飞缘楼中解救出来,一起用《无上妙音》纵横敌阵杀敌。
这是她给他的承诺。
高亢激越的啸叫和轻柔的嗡鸣交汇在一起,《无上妙音》回荡在小世界中连绵不绝……
(全文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