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云起小说 -> 科幻灵异 -> 我在外星人面前耍大刀

第五一二章 六个女人两台戏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别看名字叫做白22,实际出现在视野里的星球却是黑黢黢的。
与故乡太阳系乃至太阳系周边的那些星系不同,弱水河上空的天体几乎没有什么花花绿绿、色彩斑斓。除了离灭星和“眼睛”之外,包括瞭望星在内,几乎所有星体的表面都是黑黢黢的不毛之地。
楚狄知道这是弱水每天冲刷一次造成的结果。除了离灭星上的那种奇特的灌木、汲取了岩壤中的紫晶气息、进而得以生存之外,还有什么植物生命经得起弱水的每天一刷?
透过舷窗,楚狄开始观察白22的表面,发现星球表面很是凹凸不平,不禁有些奇怪,这是陨石坑么?貌似这弱水河上空不该有流星雨吧?
在星球表面的坑坑洼洼之间,疏疏落落地座落着一些圆形的建筑物,其建筑风格有些类似于地球建筑中的哥特式,让这颗星球显得与众不同。
不论是之前经历过的离灭星、还是瞭望星,地表上的建筑物都是极其稀有的,离灭星上只有老钱的一座“家属楼”,瞭望星上只有一座形如龙虾的联合指挥中心。
白22上面的建筑物却比上述两星多得多,即使这些建筑物是散落在坑洼之间的,粗略数一下也有数千幢。
木牛流马并没有降落下去,就在距离白22大约一万公里的高度上悬停着。班长红玉原本已经准备下令出舱,却发现楚狄正在凝望窗外,虽然不知道他看的是什么,却也不忍出言打断。
舱中六女自然不知道楚狄已经在用鲲鹏眼观察星球表面,还以为楚狄是因为恐惧白22展现出来的恶劣环境而踌躇不前,吕仙奴就忍不住发起了牢骚:“你们师父也真够狠的,不就是没像别的男人一样跪舔她么?就这么打击报复人家,这样好吗?”
人人均知吕仙奴说的是玉无瑕,红玉自然不乐意,立马反驳道:“我师父怎么啦?有哪件事不是按照章程做的?有哪件事越权了?打击报复谁了?”
蓝玉紧接着说道:“值守统帅有权根据战局变化临时调整军队的驻地,不是么?”
即使明知道师父的确给楚狄穿了小鞋,也不能容许其他人如此诋毁,这就是此时红玉和蓝玉的态度。
然而红蓝二玉这番话却更加激起了另外四女的反感,刘天娇立马就怼了回来:“还说不是打击报复?这白二十二什么环境你俩不知道么?这都多少年没有一个从白二十二晋升的士兵了?黛美诗,你来说说。”
楚狄在众女的争吵中收回了视线,不禁暗暗苦笑,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六个女人都够两台了,只不过她们和平了一路,到了地方才吵起来,也算不易了。
他没有劝阻的意思,他想听听黛美诗怎么回答。
因为他从军人手册中得知,但凡被派出去驻防的新兵,在完成驻防任务后,当年即可获得升迁,离开他所驻防的天体,成为正式兵员,如同之前所见的亿万兵员一样,在瞭望星上时刻待命。
但是此时听刘天娇这意思,似乎被派到白22上面驻防的新兵已经很久没能获得升迁了,这个很久是多久?
只听黛美诗答道:“据我所知,距今最近的、从白二十二返回瞭望星的人叫做春木,那是六十五年以前的事情了。”
楚狄听到这里就忍不住插了一句:“你们几个都多大了?我是该叫你们姐姐还是妹妹?我一直没好意思问。”
红玉答道:“我五岁了,蓝玉四岁。”
楚狄不由得暗暗一惊,知道红玉是按照弱水年来计算岁数的。
可是谁知道这弱水年和地球年如何换算啊?如果能联系上陶宝就好了,陶宝一定能够算得出来,只可惜联系不上。
之前在误入弱水城时,量子手机被弱水腐蚀得渣都没剩,就和陶宝断了联系。为今之计,也只能等待许艳飞想念自己了,量子纠缠不是可以穿越时空么?也不知道许艳飞几天才会想念自己一次。
楚狄不想让许艳飞时时思念自己,那样自己时时都能得到感应,还做不做别的事了?
如今他的生物钟已经有些紊乱,感觉上、从误入弱水城、到误打误撞进入弱水河,再到三登离灭星,以及利用弱水法则秒至瞭望星直至现在,最多也就五个地球日的样子。
如此老婆艳飞一星期想老公一次行不?嗯,我看行。
他的思绪瞬间飘回到家乡地球,想起了仍在龙氏山庄的陶宝和许艳飞,然后赶紧拉回,只听吕仙奴、刘天娇、田舞和黛美诗也都相继报出了年龄,分别是两岁,三岁,四岁和一岁。
黛美诗最小,只有一岁,楚狄觉得用黛美诗的年龄来推测弱水年与地球年之间的换算关系比较靠谱,因为若是根据地球人的体貌特征来看,黛美诗的身材与地球上20岁的女人颇为相近。
那么是否一个弱水年就等于20个地球年呢?他刚想到此处,忽然觉得不对,问道:“黛美诗,你说你知道那个纯木是六十五年以前离开白二十二返回瞭望星的,你只有一岁,如何知道六十五年以前的事情?是听别人说的吗?”
不等黛美诗回答,田舞就给楚狄解了惑:“黛美诗来自我们帝国中的遗忆族,她们这个族群有个非常特殊的能力,那就是男人的记忆可以通过繁衍遗传给子女,所以别看她才一岁,但是她能记得她父亲所有的记忆。”
楚狄恍然大悟,并因而好奇,心说难怪这黛美诗的脑袋比别人都大,不大不行啊,不大装不下啊。但紧接着又想起一事,问田舞道:“按你这么说,小黛的记忆到她这里就传不下去了,是吗?”
具体到这个问题,田舞没有回答,转而看向黛美诗,黛美诗会意道:“是的,但是将来我的孩子,可以拥有他父亲的记忆。”
田舞听罢就打趣道:“孩子他父亲是谁啊?也不领到我面前来给你把把关?”
黛美诗抬手轻打了田舞一拳,啐道:“还早着呢,别胡说八道的。”
她嘴里呵斥着田舞,一双美目却看在了楚狄的脸上,似有脉脉情意。
余者五女见状尽皆心头一凛,怪不得帝国要派黛美诗加入这个新兵班,原来如此。
楚狄也猜到了对方的用意,心说这帝国的大老好算计啊,就算我什么都不说,只要跟黛美诗生了一个孩子,我的秘密就全都不是秘密了。
想到这里又不禁哑然失笑,我和银河系里的女人到底能不能生孩子还在两说呢,万一生不出来,这帮人还不得把我喷成骗炮的啊?
眼见楚狄嘴角微微上扬,红玉心中警惕更增,暗哼一声,想得倒美!有我姐妹在,能让你黛美诗沾上边才怪!
于是冷冷喝道;“好了,都别说了,下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