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云起小说 -> 科幻灵异 -> 霸占诸天

第1653章 碧霄邀战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在墨羽看来,既然是无为,那玄都就不应该上场论道,而应该作为旁观者默默无闻:既然你不争,就没必要在意论道的输赢,连输赢都不在乎,那论道还有什么意义?
墨羽的话犹如一柄重锤狠狠敲打在玄都的道心上:无为是不妄为,那他上场论道,究竟是妄为还是不妄为?若是不妄为,自己与墨羽争论高低,是否也是违背了无为之道?
玄都反省自身,发现他上场论道本身就是个错误,一旦他抱着某种目的行事,无为就成了有为。如果不抱任何目的,顺应天地自然行事,又会和事件本身脱节了。若是论道不为输赢,就没必要论道了,他上场辩论,完全就是多此一举。
“墨羽道友妙语连珠,贫道受教了!”玄都想到此处,瞬间明悟墨羽话中的深意,当即向着对方拱手一礼道,随后自行退场,不在于墨羽争论。
“什么无为、有为?怎么才说了两三句,就认输了?”不懂得无为之道的修士都觉得莫名其妙,心中满是疑惑。
唯有多宝、广成子等人才知晓墨羽言语中的深意。
“以无为之道,逼迫玄都自行退出论道,这墨羽好手段!”多宝赞叹一声,神色变得十分凝重,目光向着墨羽凝视而去。
太清圣人叹息道:“无为而无不为,有为而有所不为,看来玄都的无为之道,还是差些火候,需要慢慢打磨啊!”
玄都虽然学得无为之道,但不如太清圣人精通,难免会有差错,被旁人找到漏洞,如今三教弟子都被墨羽逐一击败,已经毫无悬念的拔得头筹。
此刻,西方教众人顿时面露兴奋之色。
“墨羽师侄一人独战群雄,横扫三教弟子,可谓是大涨西方威名啊!从此以后,看谁还敢嘲讽我西方无人。”准提圣人话音落下,目光向着三清圣人扫视而去。
西方教众人刚来的时候,三教弟子各个趾高气昂对他们肆意讥讽,如今墨羽一举横扫三教弟子,拔得玄门论道大会的头筹,在场众人无人再敢闲言碎语。
“三位道友,吾徒儿墨羽力压三教弟子,获得玄门论道大会的头筹,之前许下的彩头,是否也该一并交付了?”
接引圣人当即向三清询问道,墨羽获得最终胜利,接引圣人自然会为他感到高兴,但更在意的还是论道大会的彩头,那可是三件极品先天灵宝,虽然是给墨羽的。墨羽是西方教弟子,给他就等于给西方,接引圣人自然是无比期待。
听到接引圣人提及彩头,墨羽的双眸流露出期待的目光,向着三清凝视而去,自己好不容易才胜过三教弟子,拔得论道大会的头筹,自然想要能获得应有的好处,混元一气太清神符、玉净瓶和穿心锁,这三件法宝都是极品先天灵宝,各自蕴含强大的威能,这三件法宝一旦到手,自身战力肯定会有所提升,让他的实力大幅度增涨。
至于接引圣人的青莲宝色旗,墨羽并不打算讨要,毕竟那是自己师尊的法宝,哪有当徒弟的向师尊索要法宝的,这也太不像话了。
只要三清能遵守承诺,将应得的法宝给他,墨羽就心满意足了。
三清圣人的面容都显得有些阴沉,在他们的心中,是不愿意将自身的法宝拱手送于西方的,哪怕是将法宝毁了都不愿意便宜西方教。
但众人早就商议妥当,以极品先天灵宝作为彩头,他们身为天道圣人,向来是言出必行,绝不会为了几件法宝折损自己的颜面,即使再不愿意最终还是将法宝交出。
“既然墨羽师侄获得最终胜利,这混元一气太清神符就送给你了!”太清圣人的大袖猛然一挥,一道霞光落在墨羽的身前,一张散发着混元之气的太清符箓,悬浮在墨羽的身前,迸发极品先天灵宝威压。
墨羽凝神观望,只见那混元一气太清神符篆刻无数神纹,上面勾勒出阴阳两仪图案,描绘着三才四象虚影,彰显五行八卦至理,澎湃的混元之气喷吐而出,自行转变先天阴阳五行之气,磅礴氤氲扑面而来。
混元一气太清神符位属极品先天灵宝,它内含混元一气,能够彰显阴阳两仪奥妙,蕴含四象五行生克至理。
若是以混元一气太清神符做阵眼,还可以布下先天两仪微尘大阵,此阵自成一界,能够演化生、死、晦、明、幻、灭六门,可以将两仪微尘衍化为宇宙世界,防御威能无比强大。
据说,太清圣人的道场就是以先天两仪微尘大阵作为守护大阵,由此可见,这先天两仪微尘大阵是何其强大。
有了混元一气太清神符,他以后面对强敌时就能直接布下大阵,将对方困杀而死。
墨羽接过混元一气太清神符,面容流露出欣喜之色。
看到这一幕,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也将法宝送出。
“汝凭借自身能力,获得论道大会的头筹,吾等自当遵守承诺,这玉净瓶就给你了!”元始天尊虽说不喜西方,但也不至于赖账,当即大袖一挥,将玉净瓶送到墨羽身前。
通天教主有些怄气,冷哼一声后,直接将穿心锁抛到墨羽身前就不再多言。
随着两道霞光落下,墨羽身前多出两件法宝,只见那玉净瓶通体洁白无瑕,璀璨道纹勾勒玄妙图案,迸发澎湃的极品先天灵宝威压。
在玉净瓶的内部,还盛满了三光神水,散发金银银紫三色神光。
墨羽的内心感到一阵欢喜,玉净瓶是极品先天灵宝,它内含一方巨大的空间,盛放着三光神水,三光神水,分别是日光神水、月光神水和星光神水。
这三种神水分开使用能够消磨血精骨血,腐蚀元神魂魄,吞解真灵识念,乃是一等一的毒药。若是将其聚合在一起使用,就是疗伤圣药,可以治疗一切毒,能够肉白骨活死人。
有了玉净瓶,以后要是不幸遭受重创,就可以借助三光神水恢复自身伤势。只要还有一丝真灵存在,即使元神被摧毁,都能逐渐恢复过来,直到重回巅峰状态。
墨羽收起玉净瓶,又将目光放在穿心锁上,只见那穿心锁通体玄白,锁身上烙印着无数道纹,三条白玉锁链垂落而下,迸发极品先天灵宝威压。
穿心锁位属极品先天灵宝,它攻伐之威十分强大,一旦祭出,三条白玉锁链会衍生九条黑玉锁链,禁锢修士的三魂七魄,削弱头顶三花,消散胸中五气,即便是大罗金仙强者被它轰中也会遭受重创,威能无比恐怖。
墨羽有了穿心锁,攻伐之力便会大幅度增涨,让自身战力得到增幅,收起三件法宝后,当即向三清圣人谢道:“多谢诸位圣人!”
虽说三清等人设立彩头是想要坑害西方教,但墨羽凭借自身能言善辩的口才,战胜了三教弟子从而获得诸多好处,所以真心实意的感谢三清圣人,为他送上诸多法宝。
听闻墨羽的感谢,三清的内心却十分沮丧,这些法宝原本是给他们的弟子准备的,没想到三教弟子中竟然没一个人能胜过墨羽,导致诸多强大的法宝白白便宜了西方教,他们撇过头不去关注墨羽,才能让心里好受一些。
“墨羽徒儿,你虽是西方最小的弟子,但能代表西方教,获得玄门论道大会的魁首,也算是证明了自身实力。”接引圣人见着墨羽获得诸多法宝,面容浮现浓郁笑意,感叹道:“这青莲宝色旗,本就是这次论道大会的彩头,理应归你所有!”
接引圣人玉袖轻挥间,青莲宝色旗化为佛光悬浮在墨羽身前,只见那青莲宝色旗通体玄青,旗幡上篆刻诸多道纹,勾勒出一株青莲图案,迸发极品先天灵宝威压。
青莲宝色旗是混沌青莲的莲叶所化,位属极品先天灵宝,它防御无双,威力只比先天至宝弱上一筹,一旦祭出,能够散发舍利毫光、诸邪避退、万法不侵,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望着眼前的青莲宝色旗,墨羽的神色有些错愕,虽说接引圣人将青莲宝色旗当做了论道大会的彩头,但那是被逼无奈之下才向三清圣人妥协的,自己本就没打算向接引圣人索要青莲宝色旗。
西方地域贫瘠,接引圣人手中的法宝本就不多,如今还要拿出一件极品先天灵宝给自己,那师尊手里的法宝就更少了。
墨羽不是知恩不图报的人,接引圣人对他疼爱有加,怎么能从师尊手里抠法宝呢?
若是墨羽没有法宝傍身,哪怕厚着面皮也会向接引圣人讨来灵宝防身,但他现在已经有三件极品先天灵宝在手,不差青莲宝色旗这一件法宝,当即就想要开口推辞:“师尊……”
接引圣人早就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先一步沉声道:“为师知晓你心中想法,此物留在吾手中用处不大,但你修为尚浅,更需要法宝护身。有这青莲宝色旗庇护,为师也能更加放心。”
接引圣人虽然疼惜自己的法宝,但他更在意墨羽的安危,墨羽凭借一人之力胜过三教弟子,让西方威名大涨,日后兴盛西方的重任,很有可能也会落在他的身上,所以绝对不允许他有一丁点的闪失。
如果不是手中法宝有限,接引圣人恨不得多送几件法宝给墨羽防身,他才能够安心。
一件极品先天灵宝与墨羽的安危以及西方的未来相比,显然是后者更加重要。
正因如此,接引圣人毫不犹豫的,将青莲宝色旗给了墨羽。
在知晓接引圣人的深意后,墨羽的心中大为感动,圣人虽然不死不灭,但不意味着法宝失去了作用,一旦与其他圣人发生冲突时,还是得借助法宝的加持才能胜过对方。很显然,接引圣人是为了他的安全考虑,才会送出青莲宝色旗。
以墨羽现在的实力,确实需要法宝傍身才能更加安全。
洪荒万族修士中,谁都不会嫌弃法宝太多,墨羽同样不例外,知晓这是接引圣人的好意后,当即也就不再纠结。
“多谢师尊为弟子的安危考虑!”墨羽感谢一声,当即将青莲宝色旗收起。
看到这一幕,三清的心中顿时感到一阵难受:派遣一名最小的弟子就将盖过他们三教弟子的风头,这是要彰显你西方教实力强大吗?
获得论道大会的胜利,还要上演师徒互尊互爱的戏码,这是故意做给三教弟子看的吧?
接引和墨羽得了便宜还卖乖,无形中让三清感到一阵膈应,而阐截两教弟子却感到一阵气愤,恨不得暴打墨羽一顿。
“不过是论道获胜了,尾巴竟然就翘上天了。若是比拼真实实力,贫道随手就能将其镇压。”太乙真人一脸气愤,言语间对墨羽不屑一顾,双眸流露出厌恶之色,向着后者凝视而去。
在阐教众弟子看来,墨羽夺走的法宝原本应该是他们的,如今墨羽夺走了他们的法宝机缘还不算完,竟然还肆意嘲讽三教弟子,这就让太乙真人等人有些受不了了。
别看阐教众人是圣人弟子,但他们手中使用的法宝也不过是上品先天灵宝,甚至连一件极品先天灵宝都没有。
而墨羽一下就抢走了三件极品先天灵宝,这让阐教众人十分气愤,他们恨不得找个借口从墨羽手中夺回那三件法宝。
“虽然那墨羽获得论道大会的头筹,但绝不能让他如此轻易就将法宝拿走,我得给他留下深刻的教训。”灵宝大法师说道,当即就要上场,却被文殊广法天尊拦阻:“灵宝师弟切莫着急,为此事感到愤怒的不止我等,还有那截教弟子!”
阐教众人都将目光向着截教弟子望去,截教弟子各个恼羞成怒,目光流露出凶狠之意。
截教弟子大多都是妖族,生性嗜杀好斗,墨羽一介真仙修士就能获得论道大会的魁首,这让截教诸多弟子不服:如果众人以武论比试,只怕墨羽连截教外门弟子都打不过吧。
“那墨羽不过是仗着巧言善辩,以歪理胜过我等三教弟子,实力却不怎么样,哪有资格成为论道大会的魁首。”截教弟子义愤填膺,纷纷指责墨羽实力不强,却抢占了他们的机缘:“不错,洪荒以实力为尊,没有强大实力却占据威名,岂能服众。”
截教号称万仙来朝,可谓是门徒众多,他们人数实在太多,导致修炼资源分配不均。
通天教主虽然身为圣人,手中法宝众多,但也不可能每个人都赐予灵宝,这导致截教很多弟子连法宝都没有,唯有亲传弟子和个别外门弟子才有法宝傍身。
在这种情况下,墨羽以真仙修为却获得数件极品先天灵宝,这让截教弟子都恨得牙痒痒。
同为真仙境界,只因为你能言善辩就可以获得诸多法宝,他们这些真仙修士,连上场论道的资格都没有,众人怎能心服。
如果墨羽有金仙修为,截教弟子定会闭口不言,甚至对他心服口服,但截教弟子见着墨羽实力低微,觉得他们也有机会获得机缘,只因为不是武论,才导致众人失之交臂。
听闻截教众人的抱怨之言,碧霄顿时火冒三丈,宣喝道:“不行,绝对不能就这么便宜了西方教,我要向他发起挑战!”
碧霄的心性冲动,对墨羽更是不服,直接从人群中走出,想要向对方发起挑战。
云霄的神色一变,连忙出声阻拦:“碧霄你别冲动,赶紧回来!”
碧霄不予回应,依然向着墨羽的方向走去,反倒是多宝道人沉声道:“让她去吧,三教弟子折损的颜面,总得有人找回来!”
多宝道人的语气阴沉,显然心里憋着一股怨气,身为截教大师兄,修为早已达到金仙圆满,他在论道中却输给了墨羽,心中的怨恨比截教所有人都大。
只因为他占据大师兄的身份,实力又比墨羽强大的多,导致他不能亲自出手教训后者,所以在碧霄出面想要教训墨羽时,他是十分支持的。
玄门论道大会,让西方教最小的弟子获胜,这不就是打三清教派的脸面吗?
莫说是多宝道人,就算是三清圣人都恨不得让人教训墨羽一番。
多宝道人相信,师尊和师叔伯都会同意此事,他自然也不会阻止碧霄。
想到这里,多宝等截教弟子都在注视着碧霄,想要见证她教训墨羽的场面。
聆听到截教的怨言,墨羽的心中有一丝恼怒,同时也注意到向他走来的碧霄。
只是,墨羽和截教弟子没有交集,并不知道来者究竟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对方来者不善。
碧霄走出人群,直接来到墨羽身前站定,喝道:“截教弟子碧霄,见过墨羽道友!”
墨羽这才知晓眼前的女子,竟然是三霄中的碧霄,截教弟子中不乏实力强大的女仙,其中就以三霄最为出名,云霄成熟稳重,琼霄冷漠寡言,唯独这碧霄最是嚣张跋扈。
在封神之战时,碧霄在九曲黄河阵内,竟然敢直接怒骂元始天尊,这胆子不可谓不大。
得知眼前的人是碧霄之后,墨羽的顿时警惕起来,别看碧霄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但行事却十分嚣张跋扈,谁知道她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再加上截教弟子刚刚一阵抱怨,说不定就是为了针对自己。
墨羽心中暗自猜测,面容却不动声色,沉着的回应道:“原来是截教碧霄仙子当面,贫道有礼了,道友突然上前,不知有何指教?”
墨羽知道来者不善,自己根本躲不掉,干脆直入正题。
“道友拔得论道大会头筹,想必自身实力也十分强大。吾想要与你讨教交流一番,不知道友是否愿意应战?”碧霄的神色看似没有变化,但眼眸中却闪过一丝狡诈之色,迸发璀璨金光,目光灼灼的凝视着墨羽,若是墨羽不敢应战,她就以对方胆小怕事为由,让前者交还获得的法宝。
连比斗切磋都不敢,哪有资格占据论道大会的彩头,定要你悉数归还。如果墨羽敢应战,那就当场将其镇压,找回三教折损的颜面。
什么论道大会魁首,不过是逞口舌之利的无能之辈罢了,实力稀松平常,根本不值一提。
碧霄在找墨羽挑战前,她就已经想好措词,不管对方怎么选择,都能找回截教折损的颜面,甚至还能趁机打压西方教,让对方知晓,昆仑山究竟是谁的主场。
墨羽的内心猛然一震,他虽然料到碧霄是来找茬的,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要和自己切磋,感知不出碧霄的具体修为,但肯定比自己要强大不少,否则不可能来找他的麻烦。
如果是在寻常时刻,他可以毫不犹豫的,选择避而不战,西方不喜争斗,佛法更是讲究慈悲为怀,凭什么你说切磋就切磋。
但现在他身处昆仑山,又获得论道大会的魁首,已经被顶到风口浪尖上,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避而不战,有失西方教威名,甚至会被对方看不起。
他好不容易才为西方教赢得威名,绝不能因为一时退缩,就将所有努力都付之一炬。为了保住西方教的名声,墨羽已经决定,即使不敌碧霄也要应下此事。
虽说他有可能会在对战中落败,但那只是折损个人名誉。他落败了是技不如人,但不代表整个西方教输了,若是侥幸胜了就能堵住悠悠众口,表明他是凭实力获得的魁首,自身威名也会再次增涨。
想到这里,墨羽当即就要回应碧霄,然而接引圣人却抢先一步开口道:“玄门论道大会已经结束,这切磋交流就算了吧,免得伤了玄门情谊。碧霄师侄若是想要和墨羽切磋交流,日后可以前往西方灵山,我等定会扫榻相迎。”
墨羽暂时看不出碧霄的修为,接引身为天道圣人却知晓的一清二楚,碧霄的修为高出墨羽不少,说不定还有强大法宝傍身,两人若是比斗切磋,吃亏的只会是墨羽。
接引圣人虽然在乎西方教声誉,但他更看重墨羽的安危,他宁愿折损西方教威望也要保证墨羽安然无恙,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损伤都不能有。
与墨羽的安危相比,所谓的西方教名誉根本就不值一提,所以他不惜自降身份,也要阻止墨羽与碧霄的比斗。
况且,玄门论道大会已经结束,切磋交流什么的和他西方有关系吗?
真想要和墨羽交流,那你就去西方灵山,别的就休想了。
三清见着接引想要阻止碧霄和墨羽比斗,眼眸中都闪过一丝精芒,赢了三教弟子,折损了盘古三清的颜面就想拿着法宝走人,世界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法宝是给你们了,但想要离开昆仑山,却没那么简单,不管怎么说都得留下些什么。
“接引道友不要着急,玄门论道大会都已经结束了,吾等又不会向墨羽师侄索回法宝,何必急着离开。”想到这里,太清圣人直言道:“既然他们晚辈之间想要切磋,我们自然要给个机会,正好可以见识一下西方佛法的精妙!”
“大哥所言不错,玄门众弟子难得聚在一起,让他们比试切磋一番也是好事。”元始天尊也沉声道:“这正好可以检测双方的不足之处,对于彼此的修行,可谓是大有益处。”
“接引道友莫非是觉得双方比斗会受伤,所以才不敢让墨羽上场切磋。”通天教主面露一丝笑意,跟着回应道:“还是说,所谓的西方佛法只是口头上十分厉害,一旦真正交手就不行了,只能唇齿交锋?”
墨羽在论道大会上大出风头,让三清心中都憋着火却无处发泄,如今好不容易逮住机会,能够教训墨羽一番,岂会错过。
闻言,接引圣人的神色变得无比阴沉,很显然,三清已经打定主意就是要墨羽与碧霄切磋一场,好趁机羞辱西方教。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他可以带着西方教弟子,扭头就走,丝毫不给三清面子,但这里是昆仑山,是在三清的主场,接引圣人也不好做的太过。虽然接引有心阻止墨羽和碧霄的切磋,但实在拗不过三清,无奈之下只能妥协。
“徒儿,你意下如何?”接引圣人将目光落在墨羽的身上,询问道,如果墨羽不愿切磋,哪怕得罪三清,接引也会带着前者离开昆仑山,但如此一来,东西双方的关系必定会恶化到极致。若是墨羽愿意切磋,接引必然会护他周全,即使不敌,也不会让前者受伤。
墨羽的目光变得异常坚定,当即沉声回应道:“师尊,我想试试!”
墨羽话不多,也无法肯定能否获胜,但语气却无比坚定,双方比斗切磋,在没有正式交手前,谁都不敢保证自己就一定会输。
“好,既然你想要切磋,那就去吧!”闻言,接引圣人的心中升起一丝豪气,沉声道,流露出自信的神情,仿佛在表明他相信墨羽能获胜样。
“弟子多谢师尊成全!”墨羽回应一声,目光变得无比坚定,当即在碧霄身前站定。
“既然墨羽道友应下挑战,那我们就开始吧。为了公平起见,就由你先行出手吧。”碧霄的面容浮现一丝笑意,沉声道,她自认为实力强大,能够轻易镇压墨羽,若是由她先行动手,只怕对方瞬间就落败了,如此一来,且不是显得很是无趣。
墨羽不知碧霄的想法,但他知晓对方实力强大,想要胜过碧霄,唯有抢占先机才能让自身更有优势。
“拳脚无眼,道友小心了!”想到这里,墨羽当即也不退让,直接回应道,周身迸发真仙中期威压,向着四周扩散开来,澎湃佛韵显化万千佛法。
三教弟子纷纷退散开来,给两人留下足够的空间来。
“碧霄和墨羽要比斗切磋,咱们可有好戏看了,赶快退开,免得受到波及!”阐教惧留孙等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各自找到观看的有利位置,等待着墨羽和碧霄的交战。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墨羽与碧霄的身上,期待接下来的较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