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云起小说 -> 科幻灵异 -> 末世的女配

第二百八十八回 被遗忘的记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夜幕已经落下,枪声、惨叫声划破了沉寂的夜空。
夏晴收回视线,环顾四周,依然未曾发现吉姆的身影,最后她只能将视线落在那处散发着光晕的井口。她犹豫了片刻才抬步走向井口,这口井给她的感觉一直很不舒服……
离开黑暗,她渐渐暴露在朦胧的光晕之中。大多的光能被看见,有时甚至能感知到它的温度,但它又总是无形无质的轻若无物。然而,井口处散发的光晕却并非如此,与其说是光晕倒不如说是一种发光的蒸汽,它附着在皮肤上,黏腻又湿滑,令人厌恶。
当她完全被光晕包裹时,那附着在身体上的“蒸汽”陡然化作无数细小的针扎入身体,转瞬间细密的疼痛传遍全身,如同被电击一般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正在这时,夏晴的耳边传来细碎的低语声,并且伴随着自心底涌出的难以遏制的厌恶感。甚至因为厌恶让她觉得恶心欲呕,而身体中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物正在被一点点地抽离。
下一刻,她头痛欲裂,似有两股力量在她脑中拉扯,然而她的思维却变得异常清晰。伴随着右眼处的剧痛,彷佛感觉到脸上的皮肉被撕扯开,什么东西正要“破土而出”,视线内染上了一片血红。
此时,少女的面容左脸依然美丽无暇,而右脸则可怕如厉鬼。她的右眼附近裂开了一道口子,一只红色的眼珠嵌在血肉中如同第三只眼睛。
血红色的细线以这只诡异的眼睛为中心,呈蛛网状向四周蔓延,几乎覆盖了她的整个右脸,与此同时她的右眼内也是一片血红,同样布满血红色的细线。
光晕似乎变得活跃起来,不再朦胧而是变得绚丽斑斓,周围的黑暗却突然浓稠起来,将光晕包裹起来,将井口发生的一切与外界隔绝了起来。
而夏晴的脑中出现了曾被她遗忘的画面……
某处高档公寓内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尸臭味,办桉民警和穿戴者白色防护服的痕检人员依然有条不紊地忙碌着。一具黄油油的臃肿尸体侧卧在沙发上,一台笔记本电脑被摆放在茶几上。
沙发旁蹲着一名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女人,她刚完成初步尸检,将证物袋放好后合上了脚边的勘察箱。
茶几旁则站着一名带着口罩和帽子的高大男人,他微微蹙眉,即使带着两层口罩依然无法抵挡尸臭:“夏法医,有什么发现?”
被称作夏法医的女人,提着勘察箱站了起来,未被口罩遮挡的半张脸看起来很平静,似乎完全不受尸臭:“非正常死亡,尸表呈现明显的尸蜡化,初步尸检没有发现死亡原因,也无法判定死亡方式,建议进一步尸检。”
即使穿着防护服她也不显得臃肿,身形修长仅比男人矮半个头。
她往一侧走了几步让出沙发旁的位置,现场已经拍摄固定,两名穿着防护服的民警上前试图搬动尸体,装入尸袋。
尸体已经皂化,或者说蜡化,只要稍微用力抓握就会有黄色粘稠的液体渗出,滑腻如肥皂一般。
见两位民警束手无策,夏法医出声提醒道:“将沙发罩拆除裹住尸体后再放入尸袋。”
民警依言而行果然顺利将尸体装入了黑色尸袋。
这时,夏法医看向旁的男子:“尸蜡化形成需要特定的条件:尸体的脂肪含量一般会较高,呈放的环境需要隔绝大部分空气,比如尸体被存放在水中或者深埋在泥土中。如此,尸体的腐败会减缓而体表下的脂肪开始分解成脂肪酸和甘油,这就是蜡化的过程。”
说着她开始打量沙发周围的情况:“明显的尸蜡化一般至少需要3-5周。这具尸体表面几乎完全尸蜡化,大概需要五六个月,不过潮湿、高温、多菌会加速这个过程。”
现在是十月,天气凉爽,死者在家中只穿了单衣,他们到达现场时公寓内的中央空调是关闭的。
男人很快就明白她的言下之意:“你的意思是,这里的环境无法构成尸体蜡化的条件?尸体很有可能被搬动过?”
“不排除这个可能,只有进一步尸检才能找到答桉。”
……
刑侦大队
“队长,死者身份已经确认,QD小说网站知名女作家,也就是公寓的主人。死者的社会关系很简单,独居,请了钟点工会定时上门打扫。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写作,除了拿外卖和取快递很少离开公寓。”
这时,一位年轻漂亮的女警员突然插话道:“啊!我知道她,她的小说我还看过几本,文笔不错。最近我正在追她写的一本末世小说,这位作者向来勤快很少断更,这次她没请假却断更了一周。”
被称作队长的高大男子,五官刚毅留着一头板寸,他点了点头随后又示意队员继续汇报。
“图侦这边调取了公寓附近的监控,她最近一次离开公寓是七天前,拿外卖。监控中她的脸部特征被拍得很清楚,当时还和公寓楼的保安说了几句话。”
坐在一旁夏晴,微微蹙起了秀眉。
……
法医解剖室内
一具被打开腹腔和胸腔的尸体正躺在解剖台上。
夏晴将尸体的心脏取出称重,解剖室除了她还有两名实习法医,一人负责记录,另一人则负责摄像。
法医尸检最重要的便是开三腔检验,从上到下分别是,颅腔,胸腔,腹腔,一般会先检验胸腹腔。
尸体的尸蜡化很严重,尸蜡化已经入侵部分肌肉组织。按常理判断,尸体死亡至少有五六个月,而胸腹腔中的器官却意外的“新鲜”,甚至还有未凝固的血液。
而尸体的腐败都是从内部开始的,由内而外,最先腐败的就是含有大量细菌的肠道。而这具尸体的肠道仅是发胀,胃部还残留了些许未被消化也未完全腐败的食物。
尸蜡化虽然有助于保存尸体,但尸体绝不可能如此“新鲜”。
因为古怪,夏晴检查极为仔细,但躯干和颈部的尸检结束后,并未发现死亡原因。而取出的生物样本需要进一步做理化实验才能得出结果。
接下来就是颅腔的尸检。
因为蜡化,尸体的头发指甲几乎都已脱落,固定尸体头部后,不用推子仅用手术刀,夏晴就将尸体头部的毛发剔除。随后,她在尸体的耳后下刀,一刀割开头皮,像是剥香蕉皮一样将头皮翻开露出颅骨,颅骨完整未见破损。
紧接着,电动开颅锯的声音响起,固粉飞溅。她熟练地打开尸体的颅盖骨,紧接着用手术刀切开硬脑膜,露出蛛网膜。
这时,站在一旁负责拍摄的实习法医咦了一声:“这是什么?”
一个眼睛形状的血红色凸起物盘踞在死者的蛛网膜下,并有凸起的蛛网状血管。
“不确定,多拍几张。”
夏晴毕竟只是法医而非脑科方面的专家,但直觉告诉她这或许与死者的死因有关,若要想得出结果需要请教这方面的专家和进行病理实验。
见拍摄完毕,她拿着手术刀准备切断血管神经取出脑组织,恰在这时身旁的实习法医又底呼了一声,还不待她做出反应,有什么东西冲着她的面门飞溅而来,她下意识地闭眼身体后仰。
似乎有什么液体溅到了脸上,好在因为要开颅她戴了护目镜,而尸蜡化后尸臭太过浓烈,对人体有伤害,解剖室的三人特意戴了两层防护口罩,连手套都是双层的。
夏晴再看时发现眼睛形状的肿块已经自行破裂,红色组织液流出,似乎还有东西在下面蠕动。
“培养皿。”夏晴吩咐道。
她用镊子小心的夹取出一条红色的线虫,放入培养皿中。
两名实习法医都有些好奇:“夏法医,这是什么?”
“可能是寄生虫。”
夏晴举起培养皿在灯光下打量了一会儿,又不确定地摇了摇头,这是她没见过的虫子。
接下来的尸检没有再发生意外,只是到给尸体缝合的时候,因为表皮组织尸蜡化滑腻异常,金属钳根本夹不住,三人又担心缝合时弄伤手导致感染,所以缝合时异常小心。
用了比往日更长的时间将尸体缝合完毕后,三人都出了一身汗,解剖服变得湿漉漉地黏在了里面的衣物上。尸臭的黏附性很强,即使脱去解剖服,里面的衣服也是不能再穿了。
盥洗室内,夏晴仔细地洗着手,抬手闻了闻仍然有些味道,抓了一小把放在旁边常备的香菜搓手,香菜的独特气味可以掩盖尸臭。
她暗想,看来这两天还是要住在办公室,散散身上的味道再回家。无意间抬头时,从镜子中看到右眼的眼尾附近有一个红点。她抬手搓了搓,红点便消失了,随后她又洗了洗手。
防飞溅的护目镜与口罩之间有缝隙,大概是肿块破裂时飞溅到了脸上的组织液。
等她洗漱干净换好衣服,再坐到办公桌前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她是市刑侦大队的主检法医,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有时工作太忙就直接睡在办公室。
她喝了口刚煮的咖啡,准备将尸检报告写完后再去休息。
窗外的夜色更浓,突然开始下起小雨,时而传来闷闷的雷声。
不知过了多久,夏晴闭了闭有些酸涩眼睛,转了转脖颈,往后靠了靠,一股疲惫感突然席卷而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两三天没有好好休息了。她闭眼靠坐在办公椅上,任由困倦将自己淹没,右眼突然一阵阵地刺痛起来。
办公室内的光源不稳定地闪烁了一下,电脑突然黑屏,窗外一道红色的闪电划过,雷声大作雨势更急了……
******************
另一边,庄园内逐渐热闹起来,魏成等人陆续返回,而等待众人的是客厅内诡异的一幕。
正如张媛看到的内部资料所描述的场景,闪着雪花的电视,被剥离了表皮组织的男主人靠坐在单人沙发上,黏腻的组织液浸染着沙发,地毯,以及散落在周围的衣物碎片。
一把猎枪靠在沙发的扶手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