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云起小说 -> 都市言情 -> 情满四合院之彪悍人生

第三百九十六章有心机的秦淮茹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贾张氏那是什么人呀?在整个四合院从来就没有认输过,今天她自己感觉可是吃了那么大的亏,可见心里面是如何的不舒服。
明明是来参加婚礼的,也给送了礼了,虽然是一个让她感觉到不怎么样满意的邻居。
在贾张氏看起来,三大爷就是那种欺软怕硬爱占小便宜的主,不知道怎么样就成了院子里面的三大爷了。
这次参加这个婚礼, 贾张氏是尤其的不满意,她是属于走道不捡钱就吃亏的主,因此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哪怕是贾张氏她送的仅仅是小手绢,但是在她看起来我竟然来了送礼了,来参加你们的婚礼了, 那就是诚心诚意祝福你们, 你们仅仅说给我半份的硬菜,那就是欺负我。
但是秦淮茹就看出来情况不对, 现在这时候婆婆的脸色就像是很不高兴,要闹起来的样子,
想想,现在闹起来就有些不合适,她马上就说:“妈,这个事情,你闹的话我不反对,但是你想你现在闹的话,接下来的还有两个硬菜呢,你到底吃不吃呀?
你如果真的闹起来的话,下面两个硬菜人家要是硬不上了,你可说不出来什么来、
你想一想你现在闹,还是吃完以后再闹。”
要不说人家秦淮茹的白白眼狼的段位越来越高了,现在都开始拿捏起来自己的婆婆贾张氏了。
别说,张氏想了一想自己的儿媳妇说的对呀,这仅仅是第1道硬菜, 接下来还有两道硬菜呢,虽然这硬菜上的分量是比较少,但是好歹是硬菜呀。
自己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吃肉了呢,想一想自己似乎都有点忘记了,哪怕给上的硬菜分量不是多么的多,而且大部分还被自己的孙子棒梗还有两个孙女儿给吃了,但是那是自己没有防备?
这一次自己防备好了,肯定要先吃到菜,所以想到这里贾张氏也是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决定吃完以后再闹。
果然这个时候接着上的另外的硬菜小鸡炖蘑孤,也是肉比较少。
菜倒是相当的多,但是鸡肉明显的比别的桌子上要少得多。
这次贾张氏也是下定了决心,说是吃完酒席以后肯定要闹一场才行。
而且这一次贾张氏为了防止孙子棒梗还有两个孙女儿,把小鸡炖蘑孤给吃完了,她自己首先得把菜拉到自己面前,然后说:“你们都是小孩子啊,吃肉那不利于消化,奶奶年纪大了不在乎这些,因此呢多吃点你们少吃点萝卜白菜保健康。”
贾张氏可是不管不顾的就要拉过来自己吃, 但是棒梗在家那是横惯了现在他可是如同养不熟的小饿狼一样, 看到自己的奶奶居然把肉菜给拉到他自己面前去了,当下棒梗就有些恼火了。
他也是一点都不客气的立刻的站起来,一把把肉菜给抢,过来拉到自己面前说:“奶奶我都多少天没吃肉了,有点肉,你还好意思拉到自己面前去。你那么一大把年纪了,什么都没吃过呀,我可是老长时间没有吃过肉了,这肉应该我吃才对。”
在家里面帮个都已经是强横习惯了,有什么好吃的自己先吃,有什么好衣服自己先穿,有肉的话,那自然是自己先吃啊。
因此,就算是在外面,棒梗把小鸡炖蘑孤拉到自己面前也没有觉得自己不好意思。
贾张氏心里面生气啊,她没有想到自己去疼爱的孙子,居然如此的和自己作对,而且嘴里面说的还振振有词的,但是这个时候他要是真的把肉菜给自己的孙子,再要过来这面子上确实是有些丢人啊。
就在她一愣神的功夫,棒梗已经把上来的肉菜给挑了大半了。这次上来的可是小鸡儿炖蘑孤加土豆,也算是相当有名的硬菜了。
不过贾张氏他们这份的蘑孤,还有土豆是稍微的多了一点,比其他桌子上要多的,多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的尽是土豆和蘑孤,所以其实没有多少肌肉。
棒梗也是趁机毫不犹豫的把鸡肉全划拉到自己的小碗里面,拿起来卡哧卡哧地吃了起来。
一只手吃,另外的一只手护着自己的碗不让别人抢夺。
一副护食的样子。
这个时候贾张氏才算是真正的回过神来,感情自己的孙子和自己抢东西吃呀。
但是因为和自己抢东西吃的是自己最疼爱的孙子,贾张氏虽然心中有些恼火,却也没有当场发作。
可是她更恨起来三大爷一帮人了,在她看起来三大爷这帮人就是看不起自己呀,居然上那么少的硬菜来。
不知道自己一家人多少天没有吃过肉了吗?
自己的孙子见到肉比见了自己这个亲奶奶还要亲呢。
这个其实就是贾张氏的想法,她没有去批评自己的孙子抢东西吃不合适,也没有去反省自己的错误,好好的教育棒梗。
反倒是说觉得这个事情是三大爷他们做的有错。
所以这个时候,贾张氏是更恨三大爷这帮人了,甚至说连做菜的何雨柱都恨了起来。
当下贾张氏无处撒气,毫不客气的就是说:“这些菜都是何雨柱那臭小子做的给我们上的这些菜,肉那么少,白菜土豆什么的那么多,我看就是何雨柱这小子居心不良呀。”
这下秦淮茹可是觉得自己的婆婆打击面有些大了,何雨柱这家伙虽然现在不是怎么这被自己坑了,但是有时候有事求着他的话,虽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委屈一下槐花,但是不管怎么样,人家何雨柱还真的愿意搭把手帮一下忙什么的。
虽然这个帮忙也是有代价的,但是好歹也是帮忙了呀。
因此秦淮茹马上就是说:“妈,这个事情可不能扩大打击面呀,你觉得这个时候吃酒席我们这边硬菜上的比较差,那么这是谁定的呢?主家定的呀。三大爷给何雨柱多少肉人家做多少菜这都是有一定的,可能是我不能够让何雨柱自己变出来了吧。
再说了你要闹大,这个事情就要直接的针对三大爷得了,但也别牵连那么多其他人,你想一想你和何雨柱闹起来的话,你赢过一次嘛?
所以说不要扩大打击面,不然的话你一个人未必就对付得了。”
反正这次秦淮茹心里面是非常的明白,自己的婆婆估计这次闹起来是肯定要闹事拦不住了,而且自己也没有觉得闹起来有什么不好,毕竟这次三大爷做得是不怎么样的地道。
三个孩子都多少天没吃过肉了,趁着这个机会想吃一次肉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对啊。
结果。造成了现在的一个局面,所以秦淮茹心里面有些不舒服,觉得自己的婆婆闹一下的话,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要是扩大打击面再把何雨柱给捎带上的话,那秦淮茹敢肯定何雨柱有的是办法收拾自己的婆婆,而且现在何雨柱候店也是干部,能不得罪最好不要得罪。
就像自己的那个婆婆一样,什么人都敢得罪,什么人都想闹一下,关键就是你闹得过何雨柱吗?
你根本闹不过何雨柱再去招惹何雨柱,这就不合适了。
所以非常精明的秦淮茹立刻就让自己的婆婆转移目标,就是说这一次主要目标应该是三大,也不要扩大打击面。
贾张氏可能想了一下,觉得和何雨柱的这几次交锋确实没有占过什么便宜,现在何雨柱变得越来越心黑臭不要脸了。
这真的把何雨柱给牵扯进来,似乎自己也没有什么道理。
当下贾张氏想了想说:“行那等会呢,先就不找柱子的麻烦了,不过这小子确实也是细分一下,他作为咱们的邻居多给一点肉肉,能够怎么样了呢?
又不是他自己家的,肉居然给我们那么少。
小没有良心的,枉费我以前那么照顾他。”
这第3道硬菜也也是最后一道硬菜。本来应该上的是一条鱼的,完整的一条。
但是因为贾张氏直接的就另外拉了一桌,导致这鱼就不够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何雨柱也只有想办法把所有的鱼都给炸成鱼块,然后这样分的话也看不出来什么,谁多一点谁少一点,当然除了贾张氏这一桌之外,其他的分量上都差不多,贾张氏这一桌,那数量肯定明显的小的多。
这次贾张氏,她那那是学的聪明起来,根本就没有说话,直接的拉到自己面前开吃起来。
至于说眼巴巴地望着的小当,还有槐花两个孙女一边玩儿去,自己还没有吃过肉呢,两个小丫头骗子吃什么呀?
这个时候棒梗的鸡肉还没有吃啃完呢,所以根本就没有心思和自己的奶奶抢夺炸鱼块,虽然其实这个时候棒梗也是非常的想吃炸鱼块,但是看一看自己碗里的鸡块也是挺香的,先吃完再说。
秦淮茹这个时候是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自己不吃就不吃吧,但是自己的两个女儿,居然几乎是一点肉菜都没有吃到,也眼巴巴的看着婆婆还有棒梗两个人在那儿吃个不亦乐乎。
所以秦淮茹心里面就非常的不痛快,但是想一下就终于还是忍住拉住小当还有槐花,小声说:“你们两个呢去找你们柱子叔,就说没吃饱。”
要不怎么说,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何雨柱的不是何雨柱的妹妹何雨水,而是秦淮茹呢?
能够把何雨柱的后半辈子吃得死死的秦淮茹那可不是简单的角色,哪怕现在屡败屡战,秦淮茹也算是最了解傻柱的人。
当然是了解的傻柱而不是何雨柱。
秦淮茹知道这个时候想让自己的婆婆还有儿子拿出来这些鸡肉鱼肉的那是不可能的,这些硬菜估计不够他们两个吃呢,自己不吃就不说了,两个女儿也没有怎么样吃到,那么这个时候去找何雨柱就是比较明智的了。
小当和槐花两个人的年纪确实是比较小,小孩子所以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好意思。
听了妈妈的话,小当直接的就拉住槐花,两个人悄悄的就熘走了。
何雨柱这个时候正收拾摊子,准备撤退了,他还要去找冉老师呢,这个时候回来虽然是比较匆忙,但是好歹要去见一下人家冉老师呀,不然的话怎么都说不过去。
但是实在他收拾东西走人的时候,小当和槐花两个小丫头就找过来了。
虽然现在下的雪比较地小了一点,但是确实还是在下着雪,两个小丫头穿的也是算比较破烂的那种,头上尽是小雪花,看上去有点可怜巴巴的。
毕竟贾家是不怎么样好过的,就算有些新衣服什么的,也是先紧着棒梗来穿,至于说小当和槐花,这两个小丫头起码在贾张氏看起来,反正有衣服穿就得了,自己就说这衣服是不是破的,这个无所谓啦。
反正至少贾张氏不觉得自己的孙女儿穿补丁衣服有什么丢人的。
好在秦淮茹也算是比较手巧,虽然是补丁,但是也尽量找颜色一致的衣服碎片做补丁,基本上不仔细看的话也不是特别明显。
但是两个小丫头穿就是前些年的破衣服。
小当穿哥哥棒梗的,槐花穿姐姐小当的。
本来今年秦淮茹是打算给两个女儿也置办一套新棉衣的,但是最近在家里面接二连三的出这些事情也是让他手头上比较紧张,没办法只有把前两年的旧衣服拿过来,凑合着先穿上再说。
小当这个时候,拉着槐花眼泪汪汪地说:“柱子说我们没吃饱,我妈说让我们来找你。”
何雨柱顿时就有些乐了:“你们两个小丫头你们还真会找饭辙呀。
今天你们和你妈和你奶奶一起来吃酒席,难道就没有吃饱吗?
今天的酒席可算是比较的丰盛,有鱼有肉的,怎么能说你们没吃饱呢?”
小当马上就解释说:“柱子叔,我们桌子上的那些肉都被奶奶还有哥哥给吃了,我和妈妈槐花我们三个人根本就没吃到啊。”
小槐花也是馋的,直流口水说:“柱子叔,我饿了。”
根本不用仔细问何雨柱就知道这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肯定是贾张氏和棒梗他们两个人把硬菜都给吃完了。
不给小当还有槐花这两个孩子留这也是很正常的,这是他们贾家的家风。
这大冷天的还下着雪,你要说不给孩子一口吃的吧,何雨柱他真的有点不忍心。
虽然现在的何雨柱是穿越的何雨柱,但是他毕竟发生在自己眼前了,你要说真正的忍心不给孩子一点吃的,他还真的做不到。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虽然十分的讨厌贾家的一帮白眼狼,但是这个时候何雨柱还是看了一口气说:“你们那真是得上啊,跟我来吧。”
作为厨师的话,他肯定不会饿着自己的、
虽然这贾张氏他们桌子上的肉菜没有上齐,顶多也就是给一半的分量,但是何雨柱肯定还是会给自己留下足够的材料做晚饭的。
这是一个做厨师的规矩,也就是说有商量好的报酬,但是作为一个厨师,到最后拿点肉回家自己吃这也是人尽皆知的一个潜规则。
就算三大爷当面何雨柱,也不会不好意思拿回家的、
也就是说何雨柱看看关系远近。
关系远的话,或者没有什么关系,就可能就多拿点。
街坊邻居什么的,何雨柱就少拿点,但是断然没有不拿的道理,不拿的话就坏了规矩,会被厨师行业整个排斥的。
所以何雨柱肯定给自己留点好东西呀,而且不是什么剩菜剩饭之类的,肯定就是先出锅的好东西。
半碗猪肉白菜炖粉条子,半碗小鸡儿炖蘑孤,这是何雨柱给自己留的好东西。
想了想两个孩子还是比较小,两个小家伙可怜巴巴的找自己来了。
所以何雨柱直接的就把两个小丫头给领到一旁自己休息的小板凳和小桌子上。
掀开倒扣的一个筐子,猪肉炖粉条和小鸡炖蘑孤就出现了。
拿了个蒸好的白面馒头,热乎乎的那种,直接的给两个小丫头,一人一半。
然后找来快子给她们,叮嘱她们两个别出声,悄悄的把东西给吃了。
两个小丫头一看有肉,自然是十分的听话,躲在一旁开始大口的吃起来。
说起来这两个小丫头确实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肉了,眼见的有肉吃自然是毫不客气,如同风卷残云一般,把何雨柱剩下的半碗猪肉炖粉条和小脆炖蘑孤,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发起了疯狂的进攻。
何雨柱给弄了半碗温水,弄点白糖撒进去,一边叮嘱说:“慢慢吃慢慢吃,别噎着,没人和你们抢。”
要说起来槐花这小丫头也是有点骨瘦如柴的感觉。难道这个事情自己是不是也有点责任呀?
把人家的口粮吃了那么多,估计小槐花肯定没有吃到足够的营养吗?
想到这里,何雨柱终究是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愧疚的心理,变戏法一般的拿出来两个鸡蛋。
这个是他自己打算给自己晚上加餐的,终究到了最后给小当还有槐花。
每人一个藏在口袋里面一个鸡蛋,然后认真地盯住说:“这两个鸡蛋呢,你们两个悄悄的吃,别让你家里面,其他人知道连你妈都不要告诉他们,不然的话你们就保不住了,知道吗?
等会饿了的话,到外面呢,吃完了以后回头再回来。
算了,要不可以到柱子叔的房子里面去偷偷的吃,反正我估计你们家人也没人敢去我那里了。”
两个小丫头在这里喜出望外的胡吃海喝,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院子里面一场好戏又将上演了。
这酒席差不多也吃完了,贾张氏只觉的找麻烦的时候也是到了。
那这次肯定不能够就那么轻易的放过阎埠贵呀。
怎么看别的桌子上的人都吃的是油光水滑的。这个事情贾张氏决定就不能够那么轻易的算完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