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云起小说 -> 都市言情 -> 你好,我的1979

第693章 黄炳奘使坏,我买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苏何其实很想立刻就将这些东西都收起来,放进随身仓库里。
有句话说的好,夜长梦多。
但他不能,这里的人太多了。
他不能做任何的事情,免得被人发现端倪。
可以说,发展到现在,随身仓库对于他来说,帮助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大了。
现在也没有人会不允许他交易,也没有必要什么都从随身仓库里拿。
但这仍然是苏何十分不舍得丢掉的东西,盖因没有人能够丢掉这么大一个金手指。
有随身仓库在手,方便可不是说说算了。
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面放,不会出现自己想要用什么东西,却缺少没有办法用到的时候。
嗯,人多的时候,还是需要避嫌的。
比如说现在。
算了,先不管了。
苏何不打算暴露自己有随身仓库的事情,就算是几乎没有人会想到这个事情,他也不会冒险。
随后,苏何又买了数样东西,有各种玉器,本身不作为古董,也很有收藏价值。
国人很喜欢玉器、翡翠和玛瑙之类,这里就有不少。
当然,有一些给人一种阴沉的感觉,那应该是墓葬品,苏何对这个有些腻歪。
东西是好东西,但挖人家的墓葬,多少有些亏阴德了。
苏何不是迷信,单纯是觉得不太舒服。
他也买了几件屏风摆件,还有一件笔洗和镇纸,根本没有什么指向性。
关先生看了几件,就笑道:“看起来,你是真的没有什么喜欢的。我看你什么都买,没有一个大方向。你看看骆先生,他买的都是字画一类,或者是瓷器。别人也都是这样,只有你买的,各种都有,什么都不拒绝。”
个人的喜好,总有偏向。
不可能什么都喜欢,什么都喜欢的,那就不是单纯的喜欢古董,而是收藏或者是投资。
就好比苏何,他不是收藏,嗯,也算是收藏了。
但苏何更多的,还是想要以最少的价格,收容最多的历史气息,让随身仓库能够升级。
所以看起来,就好像没有什么指向性,看到什么喜欢就买什么。
可这又不是逛街,这可是买古董啊。
苏何点头,自嘲的说道:“关先生,你看看我年纪摆在这里,我能对古董有什么研究?再说了,我家里也没有这方面的人,从小都是在田里打滚。能有现在的成就,还都是多亏了国家的政策。至于古董,我是真的不懂,所以就是买个眼缘,看着喜欢的,觉得好的,我手里刚好有这笔钱,我就买了。”
他记得骆先生说了,要给他结账。
但最多也就是一件,怎么可能所有的都给他结了?
那苏何直接说,这里所有的古董,我都包了。
这是不可能的,骆先生不会答应,苏何也不可能那么做。
这就不是一个小人情可以了结的,那是结仇了。
苏何还没有这么不识趣,他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能做到什么地步。
尽管,这些东西其实是他前世不太喜欢的。
说白了,他其实是一个技术僧,应酬什么的,都是逼不得已才会去做的。
苏何一路逛过去,很快他就看到了一件熟悉的东西。
“这?”
苏何很快就走了过去,看着眼前摆着的,这是一个小鼎。
对,这只小鼎,给苏何的感觉,就好像和之前得到的那三个小鼎一样。
九鼎公司的来由,就是由这个来的。
他得到过三只一模一样的小鼎,当时他想到上古的传说,大禹铸造九鼎,镇压华夏大地。
苏何就是由这个想到的公司的名字,当时也就是灵光一闪,随口取的名字。
没想到,今天遇到了第四只。
随身仓库传来了巨大的震动,这东西很重要!
他甚至在小鼎上,又看到了一些不明白的字体,他有一种预感,这一只,一定是一套的。
或许,真的有九只也说不定,真的是一套的吧。
“这东西……”
苏何还刚问,手准备上手看看。
古董行业,是不允许直接从手里接东西的,这容易把东西弄掉在地上,很容易造成古董被摔伤,或者被摔坏的情况。
很多古董仙人跳,就是利用这样的情况。
苏何小心翼翼的准备上手看看,有一只手比他更快,直接将那小鼎抓……
嗯,他没抓住,那小鼎掉地上了。
别看,这小鼎虽然小,但重量还真不轻。
这还是没被激活的情况,等被激活了,那体积变大了,重量更是让人没有办法搬动。
苏何皱了皱眉,今天来庭乡农庄的人,大部分都是有素质的。
至少表面上是要维持素质的。
特别是这种古董,大部分还都是易碎品的情况,更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那小鼎掉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甚至还滚动了一下,将旁边一个架子给撞倒。
那上面放着一个瓷器盘子,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上。
苏何连忙一把扶住,另外一只手连忙抓住那只盘子。
这才避免了这瓷器盘子摔碎,苏何内心有些气愤。
他转身,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原来是黄炳奘,那就难怪了。
刚才在那边,黄炳奘吹嘘国外的猫屎咖啡什么的,苏何不是很喜欢。
虽然苏何说的都是事实,没有什么偏袒,但事实就是他好像在贬低咖啡。
后来黄炳奘又说了燕窝的不好,被苏何被反驳了。
当然了,燕窝大部分还都是进口的,这东西也不是在吹国内的产品。
但在黄炳奘看来,就是落了他的面子。
这会儿,在这儿还回来呢!
苏何皱了皱眉,那古董老板也是皱眉:“这位客人,如果想要看古董,请顾忌一些,这还好是青铜制品。要是瓷器,这就打碎了。”
他自然不会对苏何说什么,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出来,苏何先过来,明显表示了对这青铜制品的喜欢。
可黄炳奘在一旁,原本对这个并不在乎。
可看到苏何好像感兴趣,立刻就是冲过来,一把就想要抢过这小鼎。
不过这小鼎的重量显然不轻,黄炳奘没有想到这个情况,当下就给摔了。
掉地上,发出好大一声沉闷的响声。
这事情,引起了现场所有人的注意。
不少人都是皱眉,对于黄炳奘,他们之前就觉得不太喜欢。
不喜欢国内的传统文化,没有人说你什么。
但鼓吹国外的东西好,就会让人有些不舒服。
不过这是你的个人事情,大部分人其实不会说什么的。
苏何之前的话,虽然听起来,似乎有一些偏袒那个爱茶的人,但人家说的都是实话。
无非就是没有顺着你的心情来,但那也是因为都要吵架了,作为东道主,苏何为了解决问题的。
这会儿的古董展览会,虽然苏何是东道主,可他也是顾客。
再说了,古董行业就是这样的,最忌讳的就是毛毛躁躁的。
一不小心,就会摔碎很多东西。
这不,苏何的手里,还抓着一个盘子呢。
不少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对黄炳奘越发的不喜了。
“怎么回事?”
骆先生过来询问了一句,他算是这群人里,生意做的最广的。
谁让人家的人脉最广,家里的关系最硬呢?
黄炳奘张了张嘴,想要恶人先开口,但有人比他更快。
“黄炳奘,你这事办的不地道啊。就算是你再喜欢,但古董这个行业,虽然停了一段日子,可你也不是不懂规矩的人。
古董这行业,讲究先来后到,而且要轻拿轻放,不过手。你这急匆匆的冲过来,直接去抢,就有些过了。而且,更不要说,那东西摔下来,还把旁边的架子都给撞了。这要不是小苏眼尖手快,抓住了那架子,又抓到了那瓷器盘子。
你这不知道要损坏多少东西,那架子撞倒旁边的架子,你知道连锁反应,这附近的古董都要掉地上,那时候,损失有多大,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关先生在黄炳奘开口之前,就先把事情说了出来。
他们都是惯在古董圈子里转的,一些默认的规矩,大家都是知道的。
黄炳奘今天的事情,就是典型的犯了规矩。
若不是苏何眼疾手快,今天还真别说要损失不少。
瓷器摔在地上,肯定是没有办法保证完整的。
黄炳奘固然是要赔偿,苏何也没有办法避免。
这个事情啊,还真没有道理可讲,谁让他也在这摊子前面,黄炳奘很可能就反口咬住,说是苏何挡着他,或者是因为苏何撞倒了他呢?
那时候,古董老板或许会觉得多一个人赔偿,自己的古董也能多赔点钱,也会选择不说实话。
毕竟。还是自己的利益更重要。
就算是周围人看到了实情,也说不清楚。
这行业就是这样。
黄炳奘脸色一阵白一阵红,也有后怕,也有羞愧和愤怒。
凭什么都说他?
他不就是为了教训一下这小子么?
心里,黄炳奘其实也后怕。
这要是把古董都撞倒了,到时候要赔一大笔呢。
他自己手里头,不见得有这么多钱。
到时候,要家里给钱,那就麻烦了。
最近他哥哥好像手头上也比较紧,他不想给他哥拿钱,所以这几天才躲了出来。
“我做什么了?是我先看到的,我想要这东西,所以就着急了一点。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又没针对谁。”
黄炳奘着急的大声说道,他心里着急,所以语气就急了点,就好像在辩解,又好像在狡辩。
骆先生怎么会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非就是之前苏何稍微偏了一点,但黄炳奘说话,他也是不喜欢的。
咖啡这东西,别人可以喜欢,他不介意。
但骆先生自己是不喜欢的。
他皱了皱眉,问了一句:“小苏啊,这东西你想要?”
苏何当然知道骆先生什么意思,这是打算给自己买下这东西呢。
他不想让古董老板狮子大开口,可这东西,他是真的想要。
当即,苏何就点了点头:“是啊,很合眼缘。我这人买古董,不看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迹,我就看一个眼缘。”
苏何之前在其他几个摊子上买古董,确实是这么表现的。
看起来,就是东一榔头西一榔头的,一点指向性和目的性都没有。
反正就是看着喜欢的,合眼缘的,他就买下来。
看起来,也是不缺钱的。
也是,苏何生意也做的不小,至少都是横跨两个地区了。
虽然其中一个地区,在内陆地区,稍微不那么富裕的地方。
骆先生也不管这些,听到苏何说想要,就对着黄炳奘说道:“我之前欠了小苏一个小人情,之前也说了,今天小苏看到的古董,我给他买了。这件小鼎,小苏看上了,黄炳奘,你让给我怎么样?”
黄炳奘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但骆先生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他虽然心里不愿,宁愿花点钱,也要给苏何添堵。
这东西,他不喜欢,也要买回去,就是要苏何脸色不好看。
可骆先生开口了,他只好压下心底的想法,僵硬的点了点头:“骆先生想要,我自然无不可。这东西,本来我是很喜欢的,但既然骆先生想要,就让给骆先生了。”
骆先生点点头,这人还嘴硬。
要不是不想无故得罪人,他压根就不跟他说话。
谁资本多,谁买下得了。
接着,骆先生转身,对古董老板问道:“这东西多少钱?我买了。”
他也不看是不是摔坏了,反正苏何喜欢,他为了还人情,直接买了,就给苏何了。
他都不会过手的,免得古董这东西说不清楚。
古董老板有些可惜,之前他还以为可以将这些东西都给处理掉。
之所以拿出来,就是打算要卖的。
黄炳奘之前明显是要和苏何拼价钱的,他以为能多卖点呢。
但现在,黄炳奘给骆先生面子,不竞拍了,这东西就只有一个买家了。
他还要顾忌骆先生的面子,不敢狮子大开口。
“这东西可是青铜器,是战国时候……”
“行了,那些骗一骗外行的话就不用说了,你说个实际价格,我直接让人把钱给你拿来。这东西,我就送给小苏了。”
骆先生直接打断了古董老板的托词,这东西谁不知道谁?
那些套话就不用说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