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云起小说 -> 网游动漫 -> 灾厄之冠

第一百一十七章 梦想成为骑士的普通人(求订阅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两鬓斑白、面容苍老的霍迪斯身穿褐色的麻布长衫,坐在角落中吃着晚餐。
大块的土豆与几个牛肉粒就是主菜。
一杯清水和两片面包就是剩下的所有。
格格不入!
不论是衣着。
还是所吃的食物。
霍迪斯都和餐厅中衣冠楚楚,享用精致到奢华食物的法波尔贵族们格格不入,就彷佛是一个平民突然闯入到了王宫中一般。
哪怕是早已经知道了霍迪斯作风的法波尔贵族们,在这个时候依旧忍不住的看向了这位‘玫瑰骑士团’分团长。
好奇、诧异中,带着浓浓的怜悯。
如果不是迪尔克莫的话,想必霍迪斯会不一样吧?
所有人都这样想着。
不由的,看向霍迪斯的目光更多了。
在诸多目光的注视下,霍迪斯却是没有任何变化,他用勺子将煮得软烂的土豆碾成泥状,再把牛肉粒拌入其中,勺子快速搅动后,土豆泥和牛肉粒就形成了一个个土豆牛肉丸子。
霍迪斯用勺子舀起其中一个放入嘴里。
那本不该苍老的面容上,出现了一丝丝笑容。
是胃的满足。
这么多年,只有在这一刻,他才能够感受到一丝丝满足。
哪怕是最简单的食物,也给与了他足够的慰藉。
“霍迪斯!”
轻声呼喊中,多特尼尔.玛格突然出现。
看着眼前郁金香家族的长子,霍迪斯一怔。
“晚上好,玛格阁下。”
霍迪斯恭敬问候。
“不用这么客气的霍迪斯,难道你忘了最初称呼我为‘多特’的时候了吗?”
郁金香家族长子,试图用回忆来拉近双方的距离。
但是,基本没用。
霍迪斯依旧是保持着恭敬。
“并不一样的,玛格阁下。”
郁金香家族长子凝视着眼前的霍迪斯,他很难将这个毕恭毕敬……不,不单单是毕恭毕敬了,已经是有点畏首畏尾的男人,和当初那个惊才绝艳的男人联系到一起了。
不仅面容苍老。
心,也苍老了。
曾经天赋异禀的少年,这个时候,完全变成了被生活重担压垮了的中年人。
“那些挫折真的对你有这么大的影响吗?”
郁金香家族长子略带不甘心地问道。
“还重要吗?”
霍迪斯露出了一个笑容。
充斥着无奈。
“我可以帮你,迪尔克莫这个家伙……”
嗡!
就当郁金香家族长子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一阵由远及近的轰鸣震动传来,虽然因为距离远,传到船上的时候,已经变得十分轻微,但是郁金香家族长子和餐厅中的不少人都察觉到了。
法波尔贵族中,当即有人快步走出去,查探着情况。
片刻后,打探消息的人回来了。
迪尔克莫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餐厅内的法波尔贵族表情不一。
大部分都是惊喜。
少部分则是意外。
唯有坐在那的霍迪斯,脸上浮现着一丝悲伤。
郁金香家族长子看到了这样的悲伤,但是这个时候的他,可顾不上霍迪斯了。
他出现在这里,是为了拉拢霍迪斯。
依靠霍迪斯在‘玫瑰骑士图’内的声望,将这支骑士团的力量拉拢到郁金香家族这里,但是迪尔克莫的死,却打乱了他的计划。
不是糟糕的。
而是好的。
迪尔克莫死得好!
虽然会因此付出一些代价,但却是值得的!
他可以更加直接的对随行的‘玫瑰骑士图’成员下手了!
而霍迪斯?
不重要了。
“霍迪斯,抱歉了,我得离开了。”
“迪尔克莫刺杀歌德,这会引起北境大公愤怒,我必须要平息那位大公的愤怒——不然的话,我们恐怕都无法离开北境。”
郁金香家族长子站起来抱歉道。
霍迪斯摇了摇头,向这位郁金香家族长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注视着这位郁金香家族长子离去的背影,霍迪斯脸上的悲伤更加浓郁了。
因为,他听到了周围人对迪尔克莫的讨论。
不仅糟糕透顶,而且一笔带过。
大家更感兴趣的是:歌德带着的那位女士,并不是玛格丽达.玛格。
看着周围这些贵族脸上兴奋的模样,霍迪斯叹了口气。
他,并不适合这里。
陛下说得对。
法波尔病了。
需要一次治疗。
一次彻底的治疗。
只是……
为什么会选他做为治疗者?
想到这,霍迪斯站了起来,他走向了自己的船舱——身为‘玫瑰骑士团’分团长之一,霍迪斯拥有一个单独的舱位。
不过,却是所有单独舱位中最小的。
并不是被针对。
而是霍迪斯自己要求的。
过于宽大的起居室,会让他感到内心越发的不安。
霍迪斯脱下了麻布长袍。
他穿上了自己的骑士铠甲。
他将佩剑挎在了腰间。
他抬手拿起一支骑士枪。
一枚小小的铭牌,被他挂在了胸口的位置。
上面写着:霍迪斯。
霍迪斯抬手抚摸着这个清晰的名字。
“一切都会结束的吧?”
“一切都会结束的!”
“一切都会变好的吧?”
“一切都会变好的!”
自问自答中,霍迪斯一直压抑着的痛苦,使声音变得颤抖,哪怕他想要通过自问自答,让自己变得坚定一点。
但做不到。
他早已无法直视自己的内心了。
背叛者。
这是他给予自己的定位。
他背叛了太多太多的人。
因为……
他终于法波尔七世。
身为骑士效忠着自己的国王,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身为骑士因为效忠自己的国王,却陷害了自己的学生、好友,一步一步推着对方跌入深渊……
这么做对吗?
霍迪斯不知道。
他每晚都在询问自己。
但自始至终,都没有得到答桉。
此刻?
也是一样的。
霍迪斯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之中越发陌生的自己,嘴角不自觉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后,戴起了头盔,转身走出了船舱。
……
多特尼尔.玛格坐在会客室,脸上的愤怒随着思姆来.克和恩姆来.克的离去而消散无踪。
谈判嘛。
哪怕心底再同意,也得做做样子。
‘烈焰剑气龙卷’秘术?
玫瑰家族的,他不心疼。
500w金克?
郁金香家族要掏,这让多特尼尔.玛格略微感到为难。
为了这次布局,郁金香家族花费颇多。
再花500w金克?
那真的是要捉襟见肘了。
不过,值得!
至少,这位郁金香家族长子可以肯定,他付出500w金克换来一行人安全的事情,会获得更多人的好感,包括那些‘玫瑰骑士团’成员的。
哪怕不是分团长级别。
但只要是‘玫瑰骑士团’成员,那就值得拉拢。
毕竟,他们这些普通成员,又不是一个人。
也是有父母亲人的。
这些人,才是法波尔中下层的基石。
也是郁金香家族所需要的。
就在多特尼尔.玛格思考具体操作时——
踏踏踏!
毫不掩饰的脚步声出现在了门外走廊,紧接着就是敲门声。
冬冬冬!
“进来。”
多特尼尔.玛格坐直了身躯。
一身盔甲的霍迪斯走进来后,这位郁金香家族长子就是一愣。
他扫了一眼盔甲上挂着的铭牌,又感知了一遍气息,确认了,盔甲内的人就是霍迪斯。
但正因为是霍迪斯,才越发让这位郁金香家族长子不解。
“霍迪斯你这是?”
他出言试探。
“忠君!”
霍迪斯深吸了口气,回答道。
顿时,多特尼尔.玛格就回过了神。
“你选择效忠的是艾莫斯?”
“是艾莫斯让你留在迪尔克莫身边的?”
“当初你的二次觉醒失败也是伪装的?”
郁金香家族长子打探着更多的信息。
“我始终效忠的是陛下。”
霍迪斯这样回答道。
简短,却足以让多特尼尔.玛格明白大部分事情了。
虽然还有一些疑问,但是不重要了。
郁金香家族长子看着战意沸腾的霍迪斯,站了起来。
“在这里?”
“在这里!”
“骑士的决斗?”
“骑士的决斗!”
一问一答后,郁金香家族长子走向了一旁,拿起了一根骑士枪——‘郁金香骑士团’随着玫瑰家族掌权而解散,但这并不代表郁金香家族的继承人,会不熟悉骑士决斗。
两人面对面站立,笔直举起各自的骑士枪。
“我的盔甲……”
“我不需要盔甲。”
霍迪斯的话语才出口,就被多特尼尔.玛格打断了。
虽然多特尼尔.玛格这样说,但是为了公平,霍迪斯依旧摘下了头盔,脱下了盔甲。
他选择公平。
但就在霍迪斯脱去盔甲的时候,多特尼尔.玛格却是一个瞬移来到了霍迪斯的身后,手中的骑士枪,抡圆了向着霍迪斯的脖颈砸去。
同时,不忘在嘴里说道。
“你的那套早就过时了。”
“和你那陈旧的教条一起去死吧!”
霍迪斯身躯一颤。
他不由自主陷入到了当初和多特尼尔.玛格初见时的情形——
少年时的多特尼尔.玛格高举着骑士枪在战马上与霍迪斯面对面冲锋,两人擦肩而过后,同时坠马,躺在地上的郁金香家族长子,撇着嘴角,言不由衷地说道。
‘骑士?’
‘老掉牙的东西了。’
‘不过……’
‘挺帅的。’
‘骑士才不是帅,而是忠诚与荣誉!’
同样时少年的霍迪斯,强调着。
‘嗯嗯,忠诚与荣誉。’
‘就像父亲说的那样,铁罐头的忠诚与荣誉,就是男人至死的浪漫与……浪费。’
郁金香家族长子的话,激怒了霍迪斯。
他翻身而起,和对方扭打在一起。
不止一次。
而是十次。
都是平局。
但每一次,郁金香家族长子都会选择骑士的决斗方式,来和他战斗。
他以为这次也一样。
但……
一切都不同了。
砰!
不同于练习时的木枪,完全金属制成的金属长枪重重地砸在了霍迪斯的脖颈上,但是多特尼尔.玛格却是脸色大变。
触感不对!
这一枪根本不像时砸在了肉体凡胎上。
更像是砸在了金属上。
而当这位郁金香家族长子看到霍迪斯脖颈上浮现的龙鳞时,脸色再变。
“龙血战士?”
“你服食过龙血药剂?”
“当初服食‘龙血骑士团’正副三位团长所炼化的龙血药剂的人,不是迪尔克莫?”
“竟然是你?!”
多特尼尔.玛格惊呼出声。
而霍迪斯给与的回答则是一声龙吼——
吼!
响亮的龙吼,震颤着整条船只。
如天威般的龙威,瞬间笼罩多特尼尔.玛格。
心底突如其来的颤抖,让这位郁金香家族长子的瞬移刹那间失效。
仅仅是刹那。
但对霍迪斯来说,却是足够了。
锵!
他腰间的长剑出鞘。
身影一闪,就站在了多特尼尔.玛格的身后。
多特尼尔.玛格向前走了两步。
“快剑?”
“你根本没有放弃快剑。”
“你还隐藏了龙血,”
“你……”
这位郁金香家族长子低声呢喃着,下意识抬手一抹脖颈。
噗!
血气翻涌间,一道血箭喷射而出。
郁金香家族长子摔倒在地,生机极速流逝着。
手握长剑的霍迪斯转过身,眼中的懊恼越发浓郁了,那早已不单单是后悔了,还夹杂着一种迷茫——对自我信念的迷茫。
他低着头,看着倒地不起的多特尼尔.玛格,轻声道。
“抱歉。”
“呵?”
“胜利者不要这么假惺惺的。”
多特尼尔.玛格捂住了脖颈,冷笑出声。
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但他必须要晚点死。
他还有事情要做完。
下一刻,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场中。
看着那好似小巨人一般的身影,多特尼尔.玛格想要保持优雅的打个招呼,但是做不到了,他双眼已经开始模湖了。
但自己的妹妹还是能够看清楚的。
“兄长?”
玛格丽达.玛格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兄长,立刻一个瞬移就出现在了多特尼尔.玛格身边,想要给自己的兄长敷药。
“没用的。”
“我没救了。”
“郁金香家族也完蛋了——记住,一定要嫁给歌德,他是你现在唯一能够活命的出路,也是郁金香家族最后的机会!”
郁金香家族长子一把抓住了自己妹妹的手掌,语速极快地说道。
“我……”
“答应我。”
郁金香家族长子的手掌越发用劲了。
“我答应你。”
玛格丽达.玛格点了点头。
看到妹妹点头了,郁金香家族长子松了口气,他的童孔开始涣散,但还是拼尽全力地喊道:“杀害我的凶手是霍迪斯,我以郁金香家族长子、继承人的身份允许,我的妹妹玛格丽达.玛格嫁给歌德.韦恩!”
喊声最初高亢。
接着变得低沉。
最后说出歌德的名字后,寂静无声。
郁金香家族长子,逝去。
“兄长!”
玛格丽达.玛格哭喊出声。
在场的法波尔贵族六神无主。
而与思姆来.克对峙的霍迪斯突然间脸色一变——他心底的契约,接收到了法波尔七世的命令。
很简单:杀尽郁金香家族的人!
霍迪斯看着哭泣的玛格丽达.玛格,握剑的手都有些颤抖。
他骑士信条,让他无法对背对着他人出手。
更不用说,还是一位女士。
但主君命令,他却必须要听从。
也因为骑士信条。
我该怎么办?
霍迪斯询问自己。
霍迪斯迷茫了,但是另外一些人却不会迷茫——隐藏在人群中的几道身影直扑玛格丽达.玛格。
而在痛哭中的郁金香家族次女,根本毫无察觉。
锵!
霍迪斯长剑出鞘。
一如既往的快。
不!
要比刚刚更快!
他的长剑闪亮如电,带起的剑气如同烈风,将那几道身影逼退!
“霍迪斯!”
那几道身影惊怒交加地吼道。
思姆来.克已经打出的拳头,则是硬生生地停在了霍迪斯后背前,但内里蕴含的气血之力,依旧让霍迪斯脚步向前一扑,差一点就摔倒在地。
“你?”
思姆来.克不解地看着霍迪斯。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霍迪斯眼中的迷茫并没有消退,哪怕口吐鲜血,却还是带着一种不知所措。
而且,相较于之前,这个时候的霍迪斯更加的不对劲了。
他不仅违背了骑士信条。
就连最后坚守的骑士信条,也失去了。
他,还算骑士吗?
“霍迪斯,你这个叛徒!”
这个时候,已经被其他法波尔贵族擒下的袭击者,大声呵斥着霍迪斯。
“叛徒?”
“对,我就是个叛徒。”
“背叛了自己的朋友、学生、老师,甚至是……”
“自己!”
霍迪斯全身一颤,他扭过身,看了看还在低声哭泣的玛格丽达.玛格,就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歌德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挡住了他看向玛格丽达.玛格的视线。
霍迪斯冲着歌德歉意一笑。
“抱歉,歌德,之前的战斗我没有拿出全力,我侮辱了战斗的荣誉。”
霍迪斯说着,又看了看被擒下的同伴。
最终,他选择启动了契约的力量。
“陛下,抱歉了。”
他传递着消息。
“多特尼尔,抱歉。”
“迪尔克莫,抱歉了。”
“还有,玛格女士,抱歉了。”
他郑重地说完,就攥紧了剑柄,在歌德的警惕注视下,霍迪斯就这么倒转剑柄,刺入了自己的腹部,用力横切,将自己的大半身躯都剖开了。
他背叛了所有。
他不再是骑士。
他无颜苟活。
他选择死亡。
歌德眉头一皱,确认了对方的意图后,他开口问道。
“需要我帮你吗?”
霍迪斯疼到脸皮都在抖动,但是霍迪斯摇了摇头。
他在以此赎罪。
他不值得任何人帮助。
但他还有一丁点儿奢望。
“它,送给你了。”
“它,应该值得更好的主人。”
霍迪斯将自己的佩剑递向了歌德,歌德略微犹豫后,接过了这柄长剑。
在歌德接过长剑后,霍迪斯笑了。
这一次,不再是无奈。
而是如释重负。
以及……
一点点的羡慕。
“你在擂台上的姿态……我好羡慕。”
人生最后时刻,霍迪斯坦诚着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他也好想像歌德一样,站在擂台上光明正大的迎接各类对手,而不是躲藏在暗处,做着一件又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
下辈子能够选择吗?
能的话,他还想成为骑士。
光明正大的骑士。
“谦卑、诚实、怜悯、公正、英雄、荣耀……牺、牺牲。”
轻声呢喃中,霍迪斯闭上了双眼。
生命随后飘散。
但,
血液唯有。
灌注着‘龙血药剂’的鲜血,在契约的力量下,开始重塑与凝聚成了一道人形。
“陛下?!”
法波尔贵族中有人惊呼。
但是血色人影根本没有理会这人的惊呼。
只是用那猩红的双眼打量着思姆来.克和歌德。
“北境大公之子吗?”
“真的是雄伟的身躯。”
“令人惊叹。”
“你是完成了惊人70连胜的歌德.韦恩,北境大公的侄子?”
“同样的优秀。”
“你们两人的出现,对于北境来说,真的是福音,也真的让人羡慕——我希望能够和北境结为兄弟之盟。”
“我们会开通航线,互通有无。”
法波尔七世十分客气地说道。
或者准确的说,是友好。
思姆来.克和歌德眉头同时一皱。
两人又不是小孩子。
法波尔和北境说是世仇都不为过,身为法波尔的国王,法波尔七世怎么可能这么友好?
“条件?”
思姆来.克沉声问道。
“将玛格丽达.玛格交给我。”
法波尔七世说道。
“不可能!”
思姆来.克掷地有声。
“如果你拒绝的话,法波尔将会和北境全面开战——为了一个女人,你甘愿用北境所有人的生命去冒险吗?”
“这值得吗?”
法波尔七世拔高了声音。
思姆来.克则是冷笑着。
“歌德是克家人。”
大公长子说道。
“所以,你们甘愿爲了有可能嫁给歌德的玛格丽达而冒险?”
“北境克家吗?”
“比传闻中的还要莽撞呐。”
法波尔七世笑出了声。
而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歌德突然开口了。
“这位陛下,您刚刚说想和北境结为兄弟之盟?”
“没错。”
法波尔七世点了点头,同时,认为事情出现转机。
一个男人会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和平?舍弃更多的利益?
怎么可能?
因此,法波尔七世面带微笑,听着歌德说道——
“我叔父最近身体有些不太好,准备将大公之位传给我的兄长,也就是说我的兄长应该会成为新的北境大公,那既然都要结成兄弟之盟了,我兄长的父亲,也应该是你的父亲才对——有时间的话,你来一趟北境,见见你的父亲,如何?”
立刻,法波尔的微笑僵在了脸上。
歌德的话语则是继续着。
“如果您觉得父亲有些开不了口,毕竟,您也曾经有过父亲!”
“所以,您不如称呼我叔父为……”
“爸爸?”
------题外话------
PS 肥龙这儿前两天都30°了,结果昨天下雨,直接4°,下午核酸的时候,悲催的肥龙还淋了雨,今儿直接着凉鼻塞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