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云起小说 -> 历史军事 -> 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

第七十章日本人开始行动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有位伟大的人物曾经说过,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
说来本子肯定没有如此高的思想觉悟,但是他们也知道,人,得死的有价值。
尹藤博文死了,在山县有朋看来就是个不错的机会,两人是政见不同,但是不可否认,山县有朋是欣赏,甚至妒忌尹藤博文的,作为日本宪法的缔造者,尹藤博文的确是为日本建立了一种有生命力的立宪制度,使日本人能够有秩序的进行政治和平演变,使民众得到了日益扩大的参政机会,这都是积极向上的。
立宪之前,日本的权利机构大概是这样:由内阁提桉,贵族院表决,最后过不过,天皇则是有着最终的决定权。而由绝大多数的平民议员组成的众议院,大多都是起着划水氛围组的作用,并没有实质性的权利。
但是这权利的更迭,在1889年尹藤博文制定日本宪法的时候有了改变,让天皇的权利得到了限制,1889年的日本宪法有着两条很矛盾的条文。日本宪法第1条规定:日本万世一系由天皇统治。而第4条规定:天皇为国家元首,总揽统治权,依宪法而实行。
这是山县有朋都都佩服的举动,明治维新可以说是日本是一个时代的精英进了倒幕运动,而倒幕结束之后,日本国内百废待兴,需要一个精神支柱、一个领袖,于是祭出天皇家族。在长达20多年的发展之中,天皇的权利得到了整个日本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膨胀。
在国内几**稳的时候,以英国式的立宪,限定天皇的权利,是尹藤博文做出最大的贡献。
当时的山县有朋其实也因为自己的目的参与了这次会议。他问过尹藤博文,“依宪法而实行?这不是第一条的矛盾吗?”
尹藤博文已经不再,但是山县还记得尹藤的回答:“这一条不必再论,这是本宪法核心!”
山县有朋简单的缅怀到此结束,桂太郎听闻自己老是打算动用说道:“老师,现在动黑龙会是不是有些冒险了?毕竟是一群乌合之众……”
黑龙会这个团体,其实也叫作玄洋社,日本首相称其为乌合之众倒也不算错,充其量这群人就是由街头的纹身流氓小混混组成的,到现在来说,整个的活动组织也就是以拳打脚踢为抓手,倒是听说请了了名叫船越文夫的空手道高手,在日本武术界还算有点名气。
“兵者,诡道也,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道理你也应该懂。这些人就是放在前面当掩护的,具体的事儿还得让内务府的菊机关去做。”山县有朋说的很慎重。
“知道了老师,我会按照之前的两个方桉齐头并进。”桂太郎也是咬咬牙,他不想动用黑龙会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之前黑龙会对于清国檀香山势力的支持获得的效果并不明显,根本在清国的南方没有掀起什么浪花。
这让桂太郎有些怀疑,自己见的人是不是选错了……
一周前,桂太郎这个伪善的人还和清国的孙医生大谈了一阵清国的现状,应为英文的医生和博士都是一个词儿,这人也被称作孙博士。
桂太郎脑海里闪过这样的思索……
“恩,听你说过,一南一北齐头并进对吧?”
“是的老师。”
“挺好,借力打力,清国绝对不能发展起来!日本啊,错就错在地势上了。”后世,其实有着如此思想的日本人很多,每当他们提起俄国、清国、乃至加拿大、美国的时候,都是发自内心的羡慕的,他们有着一颗想成为大国的心,但终究,是没这个命。
不同于英国的提前崛起,他们崛起的时机这是世界的无主、有主之地早就被瓜分的差不多了。日本这个岛国,盛放不了他们大国的野心。
“老师,那我现在去拜访下西园寺公望吧,毕竟我们和他们现在还是良好的合作伙伴。”桂太郎说着起身。
此时的日本正在经历着一个桂园时代,桂是指桂太郎,由日本陆军名宿山县有朋鼎力支持,也是山县唯一的学生。园则是指西园寺公望,他是继尹藤博文之后以日本精英为代表的立宪政友会总裁。
两方的意见可谓是不同,桂太郎接受着自己老师山县有朋的思想主张藩镇制度,说直白点就是军阀治国,这在陆军之中很有市场。
而在俄日战争后,相比于甲午战争,日本取得的战果可以说仅仅是三瓜俩枣,为平息国民对朴次茅斯条约的激愤情绪,桂太郎下台,并以政友会支持政府为条件,实现了桂太郎与西园寺公望的联手和相互提携,形成了长达12年的所谓的“桂园时代”。
桂太郎,西园寺公望两人在各自的势力下,开始轮番当起了日本首相。
“去吧,尽量说服西园寺,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山县最后交代了一句。
尹藤博文的死,让擅长冒险的山县有朋以为抓住了机会,一个可以借机和和俄国再次开战的机会。
这次,山县的目标是清国的关东,如今南满已经在手,但是北满,他可也是垂涎欲滴……
“知道了老师!”桂太郎整理好衣服,向着门外走去。
桂太郎自然不是应声虫,可以说他的政治手腕比山县有朋都高超,拜见自己老师,只不过为了争取陆军的支持而已,他也是日本陆军的大将,但是论对整个陆军的影响里,这位日本陆军的奠基者,山县有朋自然更胜一筹。
随着一封封日本大本营的指令发到了关东州,小柳正记接到了指令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作为菊机关关东州的课长,此时的他算是走上双面间谍生涯的又一个台阶。
快速的誊抄了关键信息,快步走向关东州的检察院,不过,在这前往的路上,他乘坐的是清国车夫的人力车,一份东西被故意的落在了车上。
……
冰城,汉耀总部
朱传文也是第一时间接到了夏驰的上报。
“夏驰,怎么了,小柳有传消息回来了?”
“是的,总教导,您看一眼。”夏驰将手上的资料交给朱传文,同时简要的汇报道。
“小柳正记,猎人代号松子,现在任关东州菊机关情报课课长,这次是日本大本营也就是菊机关总部直接给他下达的命令,让他去旅顺的监狱,规劝安重根在明年的审讯上会上指认是受俄国人指示,刺杀尹藤博文。”
朱传文点着头,翻看着资料,根据小柳正记的情报分析,尹藤博文的死其实在日本引起了很大的波动。
而刺杀的凶手安重根,被朱春山亲手交给了日本来引渡的旅顺日本警察,此时正在旅顺的监狱中关押。他被俄国人在第一时间抓住,同党也被完全揪了出来,这位断指写下“大韩独立”的传奇刺客,这次怎么想也是难逃一死了。
原本这位传奇的刺客是要被引渡回日本的,但是小柳正记详细的记录了基本的争论。日本的一些政客认为,既然是俄国人抓的,就该俄国人审讯,乃至交给朝鲜人审讯都可以,但是唯独不能引渡回国。
促成安重根没有被引渡回日本的人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尹藤博文压制下的政客,尹藤博文的死对他们而言是一场盛宴,这些是短视的;但是还有一部分有着灵敏嗅觉的政客则是认为,安重根回国,国内总会掀起波澜,俄日战争的惨痛不能再上演了。
“总教导,看来我们接着安田的渠道传回给日本的消息也起到了作用。”夏驰看着朱传文看完了资料说道。
“本来就是事实,顶多我们暂时把给朝鲜人卖枪的事儿撇给了俄国而已。”朱传文眯着眼睛。
“总教导,您觉得日本有可能决定开战吗?日俄战争,日本的损失可也是不小,现在也还在舔舐自己的伤口呢吧,说来俄国人这仗还真不算是打输了……”夏驰略做感慨的说道。
干了这么久猎人部门的工作,他也是知道了俄日战争中两方的伤亡,日本、俄国伤亡加俘虏整体数量是差不错,但是细细看来差可就多。
一场战斗打下来,赢人比输的人损失大,正经的杀敌一千自损一千二。8万多的阵亡是乃木希典的噩梦,14万人的受伤更是对日本政府的后续安置造成了困难。
而相比俄国,3万多人的阵亡,这是一小半的差距,日本人虽然还俘虏了俄军近10万人,但这些俄国人在日本国内几十个俘虏营,过着的就是超越日本一般平民的生活。
在《朴次茅斯条约》签订后,更是被发放缴获武器,遣送回了俄国。
为什么呢?因为此时的日本还没有后期的丧心病狂,他们认为自己已然是文明世界中的一员,完全遵守自己是文明人的设定,希望西方世界能认可他们,这导致俄国在日本的战俘很舒服的渡过了自己的俘虏生涯。
由此也看出了日本人此时的差距,毕竟在清国的土地上,对于清国人可没有这么的仁慈。
“大规模的打起来是有点不可能,但是我们尽量的推动让日、俄对立起来我们就能更好的在夹缝中生存了。”朱传文说道。“给小柳正记传信吧,让他按照日本大本营的意思办,同时还是遵守一次性传递情报的方法,这次传递之后,尽快确立新的情报传输渠道,这人往后可得好好保护。”
“知道了,总教导。”
朱传文见夏驰出去,偌大的房间中仅仅留下他一个人,一根烟缓缓点燃,他走到窗台边,开始思考了起来。
日本人真是个麻烦事儿……
而俄国人,在这几年肯定还是要退让的,要不然冰城他们都不会让出来,朱传文知道,俄国已经开始了兵力的动员,从与奥斯曼帝国在进行过克里米亚地区的争夺之后,俄国一边面临这德国这个不断崛起的工业国家,还有着奥斯曼帝国,这个横跨亚、欧、非的庞大国家。
如今的军事压力可是很大,朱传文意外的是在世界各国还在研究飞艇的时候,奥斯曼帝国的土耳其空军却在今年(1909)6月成立,成为了是世上首个飞行战斗组织。
也是因为这个,汉耀办事处位于广州的飞行器研究所正式聘请了冯如主持,开始了研究。
日本人肯定是发现了俄国人退让,现在才打算露一露獠牙。根据小柳正记的文件,黑龙会要来关东了,菊机关在之后跟进,猎人暂时应对没问题,但是这事儿肯定得打着俄国人的名义,最好让两方的矛盾激化。
朱传文在心里不断的盘算着,还是太过于弱小啊……
“吴童,汉耀今年的年会筹备好了吗?”将烟头狠狠的捻灭,朱传文朝着自己的秘书问道。
“东家,准备好了!”
“汉耀的2年计划怎么样了?”
“东家,按照您的想法这1500万卢布明年要全部花出去,这是这次年会的重中之重。”
“给谷庵升发电报吧,他也该回来了……”朱传文向着秘书吩咐一声,朝着总部院子能等待着自己的马车走去……
旅顺监狱
小柳正记戴着一副黑框的眼镜尽量让自己变的斯文一些:“安重根先生,我是日本官方为您委派的律师,现在我最后询问您一遍,您刺杀尹藤博文公爵真的没有受到俄国方面的支持吗?”
很奇幻,在尹藤博文被杀之后,日本国内甚至出现了民众的情愿活动,要求给安重根减刑,在日本民众看来,安重根就是个英雄,一个直面惨澹人生的英雄。
当然,这其中自然有着一些反对尹藤博文,想削弱他死影响力的人推动,没有事情是无缘无故发生的。
“没有,律师先生,这是我写下的尹藤博文20大罪状,能帮我递给法官先生吗?”安重根在歇斯底里一段时间之后,总算是恢复了正常,现在如以前一样,他出身与韩国的官僚家庭,从小受到过很好的教育。
“恩,可以……”小柳正记愣了一下,这几天,安重根不断的写了14条罪状,17条罪状总是在叠加,现在总算是到了20条。
从监狱出来,小柳正记感慨一声这人的气节,他都暗示的很明显了,如果不牵扯进俄国人,那么他将面对的就是绞刑,但是牵扯进来,这桉件的审理就会一拖再拖,说不准有着在监狱苟活的机会,不过现在看来,这人是一心求死啊。
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小柳正记想着冰城那位传来的命令,犹豫一下,一份想炮制续假证词的计划经过他的手写了出来,向着日本大本营发了过去。
反正,两方的产品经理有着同一个需求,他这个执行者很好完成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