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云起小说 -> 武侠修真 -> 仙侣情侠传

指点江山(18)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早班后,玄天派各指挥,都指挥,副职都被叫去小祁楼。重建两营军备人马玄天派有这个实力,也是最后的实力,加入其中便意味着战争,但为了长久之计亦是不可不为之事。白羽彤此番作为玄天派上下看在眼里,张少英虽未直接出手,但与田不孤一战之后,玄天派上下对于此事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身在四战之地,除了玄天派人伦便微不足道。对于玄天派的这一次变革,白羽彤为此次玄天派大改以七日定边为义,组建了玄天派两营骑军。相对来说,玄天派不仅有大量的弓失,还有大量的双甲,也就是内着皮甲,外着竹甲,这是最廉价并能自造自用且远胜四战之地的其他部族装备。经过七日的调校玄天派宋汉营满制五百,由谢陵谷担任指挥,关风任副指挥。林子通属于陇西三杰之衣钵,必要留存玉琼山协助白羽彤固守。另设的定边营由常峰任指挥,查骏任副指挥,关俊与林子通一起协助白羽彤创建近卫军,护佑白羽彤安顿,并备有五百后备军以做补充。近卫营与后备军虽军备不如两营,但同等建制下的操练,将会加大于两营的契合,便与补充。
七日后,玄天派两营骑兵便列阵玄天马场,玄天派上下肃穆一片,祭奠祖师之后白羽彤令旗一下,玄天派两营在各自指挥的率领下径出城门,玄天派上下也不知这两队人究竟要去做甚麽。不多时,张少英柳燕夫妇身着耀眼的黄金步人甲穿过玄天马场向城外辕门疾奔。那耀眼的黄金战甲在阳光下是那般璀璨夺目,玄天派诸众皆目瞪口呆瞧着这一切。这一去也许他们儿子丈夫便回不来了,诸众一时惆怅莫名。此距兴隆山一百六十余里路,拓跋干支算是吐蕃系里最臭名昭彰的部落了,被吐蕃其他系排挤无奈才窜向宋境,陇中虽已不在大宋国土之列,但对吐蕃诸族依然有着威慑。至于拓跋干支不断向兰州靠拢,只是因为对面是名将曹韦,西北边陲之地曹韦之名如雷贯耳,曹韦只是象征性的几番攻击他们便不得不后撤,且陇西的主要道路只通往兰州。小祁楼诸将早已将拓跋干支底细摸得清楚,且面对这些吐蕃人,只要当先干掉他们的首领其部便会自溃。拓跋部族虽人多势众但根基不稳且建制紊乱,其内部派系林立,换言之一群彪悍的乌合之众而已,也就能打那种顺风仗。不同的是在这险象环生的战场上这些人的攻守意识很强,一旦败势已定便会零星散去而后再度汇合,往往只能击溃而无法歼灭。
拓跋干支的详细讯息是白羽彤拿出来的,他们部族一行目的很简单,便是依靠兴隆山扎营立身。其部虽有万余众,但真正以兵器兵力来算的话,也不过区区三千余众,且有大量的牛羊马匹,总数概有数万之巨。面对这般竟无后援且孤军深入的部族看似强大,但在局势上绝对是嘴边肉。只是玄天派千众之势要吞下其部却有些撑,故而需要渭州知州兼兵马钤辖曹韦的后援。其实早在上龙族窜入熙州灭了鬼赤诸部曹韦便一直在收集这些人的情报,并派间谍渗透其中。张少英派人送去的卷宗是曹韦毫不犹豫动兵的原因之一。其下辖禁军广锐一指挥,厢军清边军点将十指挥迅速出动,像这种极边之地获得马匹相对要容易的多,故而渭州兵马充足。曹韦上达汴京皇帝,亦是大宋开国名将曹彬之后,不仅擅长野战骑兵,且挥军迅疾如闪电,根本不知道他究竟会从哪里冒出来。此战曹韦点兵出击与玄天派前后夹击,掌握局势之下此战必胜。由于玄天派离得近,渭州离得远,要过陇中方能入得兰州,于是在纵横派七日定边的第五日曹韦便出动了。曹韦虽调来渭州不久,但历任西北兵权已久,上龙族拓跋干支此行虽冒险,赌得是宋庭对兰州,陇中诸地的逐步减弱的控制,以及实在被逼无奈而铤而走险。是以拓跋干支派遣心腹不断注视着东南,东北两个方向的侦察。
很快探子回报,三十余里外有宋朝探子出现,瞧装束乃渭州兵装束。拓跋干支年逾五十余,身形壮硕,且喜欢中原的着装,身上的长衫贵服便是他花大价钱买来的,其华服之外却披上一张虎皮显得有些不伦不类。拓跋干支性子较为急躁,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提心吊胆,手中虽有万余众,但聚众为势居多,真要遇到大军压境这些人绝对一哄而散,全无多少忠诚,毕竟拓跋干支的名声并不好。其不得吐蕃诸部接纳,像他们这种人即使投降宋庭,曹韦也不会接受,至于党项人,那是世仇更不可能。
是以当第二波探子看到了广锐禁军的旗号时,拓跋干支一声令下,诸部一哄而散,只有那些不愿舍弃牛羊的人犹豫着留了下来。拓跋干支虽暴躁,但这种情况他见多了,这麽多牛羊宋庭即使俘获,他们只需在其回去的路上设伏,牧群最终还是要回到自己手里。宋朝人其实也很贪,一旦看到这麽多牛羊便舍不得扔掉,牧群便会成其累赘,是以拓跋干支率领本部四千余众策马远遁。但他们刚向西进发探子来报,西面有骑兵靠近,瞧其装束竟是玄天派的。拓跋干支顿时一惊,这是其意料之外的。他在玄天派安插了奸细,怎会不见来讯?如今的玄天派举步维艰,不管是吐蕃部还是羌族人皆视其为眼中钉,其固守有余,如此大量的主动出击在兰州从未有过。玄天派的存在意味着宋朝人的文明衍生于此,很多牧群人都被其吸引过去定居,直接导致吐蕃诸部一旦受到不平便会投效玄天派。
如此局势前后夹击上龙族必败无疑。玄天派可能不放在眼里,但曹韦的名头太响亮,拓跋干支虽非胆小之辈却也不愿丢了性命。是以下令快速向山蛮上入林,他目的很简单,打定主意来个遁行,让两方寻不到他的踪迹,伪装也是他们拿手本领。但探子再度传回来的讯息让拓跋干支心神一寒,渭州军并未截击牧群而是直奔兴隆山,显然是冲着他拓跋干支来的。宋朝人从不轻易打歼灭战,总习惯截杀部落首领。拓跋干支已知不好,他无法同时应对前后之敌,故而拓跋干支一声令下,部族向西撤走,打算迂回至陇中再做打算。拓跋干支如此打算自然瞒不过手下几个小千户,他们却不愿意再回陇中,曹韦之名连已故李继迁都望风而逃,更何况缺少军备的他们。这队伍看似数千之众,但只有近三千余众有兵器,有些是抢来的,有些是买来的,但相较于全身皆甲的宋朝人,广锐禁军一个营便可肆意屠杀他们,即使不要命的围攻那也是巨大的惨胜,更何况后面还有厢军清边军的协助。迂回陇中相当于放弃了牧群,而没有牧群便无法生存下去。他们从熙州转入陇中本就冒险之举,赌玄天派不会主动出击,赌曹韦不会越境来攻,此时此刻瞧来他们想的太简单了,却也是没得办法的办法。上龙族之名还是拓跋干支自己定义的,毕竟他们只是一群聚合之众。拓跋干支心一横,所性调转马头抢先攻向玄天派,玄天派据山而守,很少会全体出动,故而群战之势必定不强。
相对于玄天派,吐蕃人除了对宋朝的认知便只有宋庭边境的军事长官,除了这片他们生长的土地,江湖事于他们便似隔绝无知,毕竟他们连个正常的建制都没有。而玄天派不同于一般部落,那是朝廷和武林盟倾力打造的军事堡垒,为得便是在河西走廊插上一颗钉子。故而玄天派不仅据山要险,且门内高手众多。拓跋干支面对玄天派的主动出击还是多了一分谨慎,派出千户率众试试深浅。千户为了避免拓跋干支眼见情势不定抛弃他们,故意让拓跋干支亲侄子随行,如今拓跋干支的威信在部落中已寥寥无剩,若在再失信于部落,上龙族很可能树倒猢狲散,拓跋干支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是以当上龙族人马出现在玄天派斥候视线之内时,玄天派立刻停止挺进。张少英与柳燕双骑并驰,他们完全清楚对方的人力以及权力结构,或者说鼓动上龙族窜入熙州便是故意而为之,表面上的这一切皆在预料之中,执棋者仍在背后。此刻的平缓之地正适合骑战,但见平坦的黄土远方,两团金灿灿的耀眼神光铺洒开来,拓跋干支部瞧得真切不由停下马群,因为派出去的探子并未回来,故而前面一定有敌人,偏偏出现在眼前的是两团光。终于拓跋部看清了那是两个身着金甲的人,连马匹都披上了金甲护身。在西北这贫耕之地吐蕃人能到一柄兵器已是极难,这等人马全身皆金甲的神人便似神明降世,刹那间拓跋部人心浮动,战马嘶扬,军心已乱。即使如此,千户依旧下令全线冲击,因为这般回去他还是得死。终于当两个金甲人愈来愈近的情况下,张少英与柳燕抬臂全力甩出手中的铁制长枪,四十余丈的距离,前面两枪透过千户身前的护卫,另有两枪抛入天际从天而降一枪贯脑,千户当场毙命。杂乱的马群中如此远的距离,战马奔行之际刺中千户已非人力所及,所成也不过是千户身前隐藏的吐蕃间谍投掷所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