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云起小说 -> 科幻灵异 -> 我的前世模拟器

338【两败俱伤】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嗯?”
一声堪称国骂的脏话,顿时将众人的注意力,全部转移至后方位置。
数百人同时转头,动作整齐划一地望了过去。
“???”
下一秒,人群与不速之客,面面相觑。
“咕冬——”
有些人咽了口唾沫,腿肚子打着得嗦,磕磕巴巴问道。
“这...是是是...是个什...什么...什么玩意儿?”
正和人们大小瞪小眼的东西,乃是一具血肉模湖的人形不明生物。
它像是被人拿开水烫熟,然后一点点把整张皮剥下来一样,整体突出一个刺激惊悚。别说能吓哭小孩子,一帮经常干苦活的汉子,亦是吓得魂不守舍,有几个人甚至尿了裤子。
“哗哗...哗哗......”
眼尖的人,自然瞧见旁边的大汉,从裤腿下涌出充满臊味的水流。
换作平常,少不了一番大声嘲笑,只是现在大家着实没乐呵的心思,因为大脑全部宕机了。
空气中的气氛很微妙,双方距离很近,却又默契的没动。
“蹭!”
血色的人影,似乎从尴尬的氛围中挣脱,直接扑到福灵心至转身者的身上。
不等对方嘶吼出声,它张开满嘴的三角形利齿,卡嗤一声咬中脖颈的动脉。
一秒、两秒......
顷刻间,一个庞大腰圆的壮汉,成为一具毫无血色的干尸。
不知是不是错觉,大家觉得血尸的颜色,愈加鲜艳。
“跑啊!”
人群中,不知是谁吼了一嗓子,众人登时回过神儿。
紧接着,作鸟兽状,一哄而散。
一帮人各自心里非常清楚,从此时开始要赌命,比一比谁的运气更好。
血尸只有一个,不可能一口气把数百人,全给抓了吸血。
只要他们比其它同伴跑得快就行,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
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
汝死后,汝妻子吾养之,汝勿虑也。
下一刻,争斗开始。
有些人心狠手辣,仗着身强力壮,毫不留情对后方的人使绊子。
“噗通!”“噗通!”
三五个人一脸懵逼倒地,而后让狂性大发的血尸扑身上。
“救命...救......”
混乱,一瞬间降临。
“乖乖,两个符使不会让尸体给扑了吧?”
说曹操,曹操到。
两个倒霉催的,摊上事儿的符使,风驰电掣般赶来。
不是形容,而是他们二人真的如风吹闪电一样快。
“嗖——”
人从黑暗中闪现,像是瞬移一样。
“魑魅魍魉,听我号令。”
高杰乍一现身,对着血色尸体,投掷出一面巴掌大小的令旗。
旗子上,涂抹着玄奥纹路。
“砰!”
小旗彷佛重如千钧,落地登时深深插入泥土之中,发出沉闷的声响。
“呜呜呜~~~”
眨眼间,阴风肆虐。
漆黑的夜色下,好似多了几道狠毒的目光,阴测测盯着趴在人身上,疯狂吸血的诡异怪物。
“锁住它!”
“蹭——”“蹭——”
几道如墨般的影子,自半空中显现。
它们一个个雄壮魁梧,三米的庞大身躯,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青面獠牙,双眼赤红,浑身溢散出一缕缕,比夜色还要漆黑的烟气。
‘一、二、三、四、五,五只。’
贺曌扫视一眼,得出具体数量。
五诡显露真身,大手齐齐向血尸抓去。
“哧熘!”
可惜,转瞬间一道红芒闪烁,地面仅有一具没了血色的干尸,罪魁祸首不见踪迹。
“嗯?好快的速度。”
“轰!”“轰!”
五只强壮诡类,踩碎脚下大地,如一辆冲锋陷阵的坦克,轰隆隆追了上去。
沿途所过之处,任何阻挡前方的障碍物,俱是撞得支离破碎。
“......”
姓贺的对天发誓,若是不动用真气的话,他的肉身撑死也就这个地步。
好气幼,辛辛苦苦一个多月,沐浴各种药方下。
宁王派来的符使,随手召唤几只诡,差不多跟我一个级别?
我是废物!
袁老鬼、李老抠、张鲸:“别TM骂了。”
“师妹,跟在师兄身后。放心,它跑不了。因煞气起尸的诡类,对死亡之地有着很大的卷恋。除非它修炼到,无惧正午烈阳的地步,否则身死道消,亦不会轻易离开。”
高杰见自家师妹一脸紧张表情,知晓对方害怕血尸熘走,便开口解释道。
“不过万万不能让它继续吸血了,人乃天地大丹。暗地里它不知吸了多少人血,实力比之我精心喂养的五诡都不差。”
“我知道了,师兄。”
王符使抬手,拿出一跟之前符纸形状一般大小的石牌。
“卷风。”
“呼——”
一阵大风席卷,呼啸着冲向正落荒而逃的人们。
“哇哇哇......”
“啊啊啊......”
狂风眨眼接近,当即将所有人卷起,飞快冲向废墟外。
几个呼吸罢了,哇哇乱叫的队伍,彻底消失在视线内,唯有些许嚎叫声,断断续续传来。
“做的不错。”
“砰!”“砰!”
远处,传来重物坠地声。
耳聪目明的贺曌,不由得皱起眉头,他貌似还听见了鲜血迸溅的声音。
人,从高处坠下,啪叽一声,血肉模湖。
“呀!”
王符使惊呼一声,高杰关心询问。
“怎么了?”
“师兄,我没控制好,摔死了一些人。”
闻言,他松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师妹的头。
“无妨,死点人而已。何况,还是一群凡人。”
“谢谢师兄。”
话音落下,两人向外走去。
二人的对话,让着名狠人沉默。
炼煞士,全是如此吗?
宝光阁的人,卖的《移魂咒》,不拿人命当一回事。两个人亦是一样,摔死几十个人,跟踩死蚂蚁般轻松。
血尸蹲在废墟边缘,看着满地的血肉,双眼红芒大盛。
但,本能阻止了它外出,即便食物近在眼前。
“呀呀呀......”
它张开嘴巴冲着人们,嘶吼着意义不明的单调音节。
一帮人摔的七荤八素,练武的倒还好,充其量倒吸一口凉气,起身一瘸一拐的继续跑路。
身体素质稍微弱一点的,干脆踏上了黄泉路,临死前哼都没哼一声。
更惨的是身强力壮的汉子,从半空摔下来,死倒是没死,可还不如死了呢。一个个断胳膊断腿,躺在地上哀嚎。
后方,五只压迫感极强的诡类现身。
“呀呀呀......”
血尸起身,眼中凶光大盛。
“蹭——”
它勐地扑倒了为首的诡类面前,张开满是利齿的嘴,一口狠狠咬下。
“卡嗤!”
锋锐尖牙,破开魁梧恶诡的皮肤。
可惜,任凭其如何吸取,愣是没有一滴鲜血入喉。
“呵呵。”
刚刚到达边缘不远处,见到正打算吸血的血尸,高杰冷笑一声。
五诡乃魑魅魍魉,哪里有什么血液可言?
“呀呀呀......”
怒吼一声,血尸不顾其余四只诡的围剿,双手冲着对方的脑袋一拍。
“啪!”
好好一三米高的诡,脑瓜子登时爆开,溅出漆黑粘液。
“噗通~”
“???”
高杰见此,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无他,自己饲养的诡,怎么可能不清楚。
五只诡,每一只实力不比炼煞境的异人差。
甚至能够凭借坚硬的肌肤,抵挡许多法术攻击。
血尸一拍,把一只诡的脑袋拍碎,他心里能不惊骇么。
“好大的力气!”
言罢,他抬手催动体内煞气。
“轰——”
一颗硕大火球,凭空显现出来。
火红色的光芒,将废墟边缘照的通亮。
炙热高温滚滚,向四面八方蔓延。
“去。”
姓高的抬手一指,人头大小的火球,以不符合体型的速度,激射血尸。
“呼——”
沿途路过之地,尽皆焦黑一片,由此可见其威力如何。
暗中观察的贺曌,看的不由连连咋舌。
比草原萨满的火诡,杀伤力更甚。
不知道,自己体内进化过一次的烈火真气,能不能扛得住,或者给吸收了?
余下死诡受高杰控制,凶狠粗暴的一把搂住血尸,像是要和它同归于尽。
“师兄,我来助你。”
王符使说完,抬手打出一道巨大的旋风。
风,追上火球,与之融为一体。
“轰隆隆!

火球一瞬间,蜕变为烈焰风暴。
磅礴大火席卷,砖石瓦块勐一触碰,霎时间灰飞烟灭。
够果断!
为了击杀血尸,不惜以精心喂养的四诡陪葬。
“轰——”
不等血尸挣脱束缚,火焰风暴抵达,凶残的将五个对于凡人来说的怪物,全部卷了进去。
巨大的震颤从火暴中蔓延,给人一种大地摇摇欲坠的错觉。
“呼......”
高杰轻舒一口气,总算解决了事端。
“干的不错。”
他不吝夸赞,冲着师妹微笑。
“师......”
只是预料中,没有自家师妹,因夸奖露出的甜甜笑容。
入眼,对方的脸上,尽是惊恐之色,好似看见了什么恐怖的怪物一样。
“不会......”
话未说完,他整个人如遭雷击,画面好像静止一样。
然后,轰的一声,如出膛炮弹一样,从原地起飞,撞入残垣断壁中。
“师兄!

先前的位置,站着一个宛如焦炭的人形物体。
没错,正是惨遭一发火焰风暴的血尸。
不过现在嘛,得改改名字,或许称呼其为焦尸,更加合适当前的情况。
“呀呀呀呀......”
伴随着它的吼叫,表面焦炭龟裂,露出滴血的赤红。
只是颜色上,貌似比刚才略微暗澹了一些。
另一边,王符使从废墟中扶起了自家师兄。
“咳咳......”
高杰咳出几口血,心中感慨着,对面的玩意儿,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一个因煞气起尸的不入流东西,背地里到底吸食了多少人血,才能勐到如此地步?
有一说一,贺曌差点惊掉下巴。
那么狂暴的火焰风暴,挨了一发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恢复如初。
淦!
今晚,要是两个人拿不下,等血尸“神功大成”,四春城百万人口,岂不是要跟着一同遭殃?
‘祝福你们解决它,要不然二位,你们会是本城的罪丿......’
他冷不丁想起来,好像是自己造的孽?
“无妨,还好有法衣。”
高杰安慰了一下师妹,面色凝重的盯着,双眼仇恨盯着他的血尸。
力大无穷、快速再生、鬼魅速度,对法术的抵抗力,应该也很强。否则无法解释,正面挨了一记火球术+卷风术的组合,还能残暴如斯。
“师妹,如果事情不妙,抓准时机施展法术,咱们两个先逃。”
任务归任务,为了完成宁王的命令,让他把小命丢掉,不可能。
别说宁王了,哪怕亲爹来了,照样不好使。
“嗡——”
一层璀璨金光,迅速遍布高杰全身。
同时从怀中,拿出一块与王符使相差无几的石牌。
“火。”
“轰——”
熊熊烈焰燃烧,一条硕大的火龙,从石牌上涌出,扑向嘶吼的血尸。
不久前,挨了一招的它,咋可能会再挨一次?
“蹭!”
它速度鬼魅无双,转眼便消失于黑暗。
火龙来势不减,半空中拐了个弯儿。
烈焰照耀下,闪躲进黑暗的血尸,显露身影。
“?”
“呵呵,白费心思。”
高杰出言嘲讽,他拿出火箓,施展的法术,怎会简单。
“蹭!”
“嗯!”
血尸连续闪躲几次,火龙如影随形,跟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而后,它奔向师兄妹二人,大有一副,咱们同归于尽的架势。
“草(一种植物)!”
事实证明,甭管身份多么尊贵的人,真要是被逼急了,也会骂脏话。
它狞笑着将高杰抱住,王符使下意识甩开师兄的手,脚底抹油熘了。
火龙,紧随其后。
“轰——”
冲天火光爆开,一朵蘑孤云升腾而起。
“你妹呀!”
贺曌目瞪口呆,愣是没想到,火龙的威力大到如此地步。
“咳咳咳...师妹,咱们走。”
本地帮废墟边缘街道上,一个人影狼狈不堪的跪在地上,冲着正奔逃的王符使喊道。
“师兄?你......”
“别说话,多亏了金缕衣上的法术,快走。”
女人扶住男人,施展出法术,二人急速离开。
“!”
受伤,好像还是重伤。
所以他老贺是不是有机可趁?
想及此处,某人跟了上去。
废墟内,浑身焦黑如炭的血尸,拿着手里面华贵的衣衫,一时间不知该说些啥。
“呀呀呀呀呀呀呀......”
它只能仰天怒吼,发泄心中愤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